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中世紀開羅的文化變化

8942

阿拉伯歷史學家伊本·赫勒敦認為:“倘若一個都市,就為京師,代代相承,則其文化必精進,而牢不可破。”開羅就是這樣一個伊斯蘭文化代代相承的城市。科普特在埃及具有三千年的統治歷史,因此其文明在埃及根基深厚,後來為希臘、羅馬所繼承。到了伊斯蘭時代,伊斯蘭文化與前朝文化相結合,使得以開羅為代表的城市文化日新月異。

7世紀以後,阿拉伯的征服迅速瓦解了埃及作為古典地中海世界重要的一部分與希臘、羅馬和君士坦丁堡等希臘文化區和基督教世界的聯繫。中世紀的開羅,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在阿拉伯世界的文化地位在發生不斷的變化。

一、從639年到法蒂瑪王朝之前的三個世紀

埃及作為被征服者,逐漸被阿拉伯伊斯蘭化,並成為伊斯蘭帝國的行省,此時的帝國文化中心並不在福斯塔特。阿拉伯人對開羅的征服有三個層面。首先是軍事征服,以阿拉伯軍隊對外擴張和阿拉伯民族勝利為標誌,這是在四大哈里發時代就基本完成的征服,伴隨著阿拉伯人有計劃的遷徙而得到鞏固。

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中世紀開羅的文化變化-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隨著阿拉伯人的征服和福斯塔特軍事要塞的建成,標誌著埃及自亞歷山大征服以後近千年的希臘化時代的結束。公元727年數千名來自也門奎伊斯部落的阿拉伯人在哈里發的授權下遷徙至埃及,8世紀和9世紀也相繼有大量阿拉伯半島地區的居民遷居至此。其次是伊斯蘭教的征服,這是在阿拔斯王朝第一個世紀開始的,帝國內的大多數居民改信了伊斯蘭教。與波斯在阿拉伯征服兩百多年後開始改信伊斯蘭教不同,埃及成為伊斯蘭化最早的國家,科普特人成為少數民族。

開羅學者對伊斯蘭歷史學所作的貢獻最大且最具特色。埃及歷史學家本·阿布德·哈克姆生於福斯塔特一個馬立克派法學家庭,其著作《攻克埃及、馬格里布和安達盧西亞》被認為是現存最早的阿拉伯伊斯蘭歷史著作,也可能是第一本描述伊斯蘭征服歷史的著作,這本先驅性的著作被認為是開啟了埃及阿拉伯歷史編纂學延續久遠的傳統。本·優素福·肯迪在福斯塔特學習聖訓,他的兩本著作《埃及總督列傳》和《埃及的法官》記錄了從648伊斯蘭征服埃及時至946年作為阿拉伯帝國行省的埃及的總督及其政治和法律機構,被認為是了解伊斯蘭早期阿拉伯帝國行省歷史的重要淵源。

福斯塔特將伊斯蘭的建築藝術與本地特色相融合。埃及以及非洲最早的清真寺阿慕爾清真寺將伊斯蘭的建築風格和藝術第一次帶入尼羅河三角洲和非洲大地。如果說阿慕爾清真寺的功能性遠遠大於其藝術性,那麼伊本·圖倫清真寺在藝術上的價值就非常明顯,它模仿了阿拉伯帝國政治中心、藝術風格發源地伊拉克薩馬拉的清真寺的螺旋尖塔,但與阿拔斯王朝統治者們建造的典型清真寺相比,它融入了更多的“埃及特色”,比如磚砌的多柱禮拜堂、雕有幾何圖案的柱身等。在裝飾藝術上,在石灰石碑上雕刻的花卉裝飾的庫法體銘文得到了充分的發展,展示了阿拉伯書法藝術的精美雅緻。

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中世紀開羅的文化變化-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二、法蒂瑪王朝時期

法蒂瑪人在開羅建立了獨立的王朝,是埃及阿拉伯化的時代,也是將阿拉伯伊斯蘭文化發揚光大的時代。埃及這個時候成為一個幅員遼闊的帝國的中心,其鼎盛時期包括了北非、西西里、巴勒斯坦、紅海沿岸、希賈茲和也門。“埃及初次有了充滿活力的、建立在宗教基礎上的、完全自主的政權。”開羅在法蒂瑪王朝時期成為伊斯蘭教的又一個文化中心,與西班牙哈里發王朝首都科爾多瓦和阿拔斯哈里發王朝首都巴格達形成鼎足之勢。

1.對歷史文化和科學發展的影響

法蒂瑪王朝的史學家穆薩比希生於美索不達米亞,後加入法蒂瑪的軍隊並官拜法蒂瑪王朝的文書長,由於每天在福斯塔特和開羅之間穿梭,他的40章的鴻篇巨制《埃及見聞》記錄了法蒂瑪王朝哈基姆時代每天的事件,同時也包含了詩歌與書信,被評價為“用優雅的詩歌和散文,洞悉11世紀初埃及和伊拉克的文學和歷史”。福斯塔特出生、專注於研究埃及歷史的學者胡斯尼·本·祖拉格,他研究了本·優素福·肯迪,並沿用他的法進行歷史研究,創作出《埃及特色、見聞及財產》的代表作。他在書中生動地記錄了埃及古代、被伊斯蘭征服以前及以後鮮活的埃及農村和農民歷史,這本書被認為是中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埃及歷史書籍,他的研究對後世的阿拉伯伊斯蘭的著名歷史學家麥格里齊、伊本·伊亞斯和伊本·塔格里·貝爾迪等產生了直接的影響。

在科學方面法蒂瑪王朝也為伊斯蘭世界做出了相當的貢獻。公元1005年,法蒂瑪王朝的學術機構——智慧宮,供學者進行科學、文學研究、交流。智慧宮有一個精美的大型圖書館,陳列著哈里發個人收藏的圖書,圖書館還提供筆和紙供讀者使用。圖書館開放的時候,來自城市各個階層的人蜂擁而至,在此閱讀、摘抄、謄寫。智慧宮也被當作學校教授神學、哲學、醫學、天文學等學科,甚至遜尼派的律法也在此教授,伊斯瑪儀派和非伊斯瑪儀派的教徒都可以參加,展現出了包容開放的學術姿態。

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中世紀開羅的文化變化-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天文學家伊本·優努斯、光學家伊本·海賽姆等皆在智慧宮取得重要的科學成就。優努斯編撰了《哈基姆大歷表》和《優努斯歷表》,曾修正了當時通行的歷表。其中《哈基姆大歷表》被阿拉伯地區奉為標準歷表,沿用200多年,12世紀末傳入歐洲,該書的觀點和計算方法被歐洲的科學家用以確定黃道斜角、計算木星和土星的均差、研究月球運動等,13世紀中期又傳入中國,影響元明清三朝近四百年。伊本·海塞姆是阿拉伯著名的數學家、自然科學家和哲學家,被譽為“光學之父”。

他首先提出視覺是由物體發生的光輻射線引起的,並推論出光線的反射和折射定律;在天文學方面論證了行星運動規律和距離;在數學和醫學上也建樹頗多。他一生著述有100餘本,其中《光學》對中世紀光學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所有中世紀論述光學的著作,基本都是以海賽姆的著作為藍本的。在某些實驗中,他理論上已得到了放大鏡,而意大利實際製造出放大鏡是300年以後的事情了。法蒂瑪時代在開羅編撰的另一重要著作是阿馬爾·毛綏裡的《眼科醫方撮要》提出了很多新穎的見解,是同時代很多眼科醫學家所不能及的,他在書中還敘述了自己發明的治療軟性白內障的重要外科手術。

2.對建築的影響

在建築和裝飾藝術方面法蒂瑪時期的建築彰顯了其高超的原創藝術,其建築模式的影響力遠及歐洲。開羅樹立起一座座具有一般伊斯蘭教風格但代表法蒂瑪獨特藝術風格的清真寺和陵墓。972年建造完成的愛資哈爾清真寺仿照了伊本·圖倫清真寺用磚建築的形式,尖尖的拱券受到了波斯建築的影響。1012年完成的哈基姆清真寺又有愛資哈爾清真寺的影子,不過建築材料以及換成了石料。

從被征服者到獲得阿拉伯世界新的領導權,中世紀開羅的文化變化-第4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到法蒂瑪王朝晚期,石料建成的建築物逐漸多於磚料,清真寺有很多凸出的幾何花紋和質樸的庫法體銘刻,構成了法蒂瑪王朝藝術的明顯特徵。此外,此時的建築師還逐漸採用了鐘乳石狀的三角穹窿和深凹壁,石頭上或木質鑲板上銘文的處理方式也代表了王朝晚期藝術的輝煌燦爛。法蒂瑪的開羅建築藝術風格影響甚廣,西班牙穆爾西亞地區發掘出的建築具有福斯塔特建築的影子。法蒂瑪時期特色最鮮明的城市建築當屬開羅南部和福斯塔特東部的巨大墳墓,墳墓的墓碑上的書法和墓碑的造型具有較高的藝術水準。

總結

法蒂瑪時期的裝飾藝術以使用人物形象和庫法體阿拉伯書法作為裝飾元素而獨具特色。法蒂瑪王朝時期的開羅的裝飾藝術達到了較高的程度,其陶器、玻璃、銅器、紡織、象牙雕刻、水晶雕刻等工藝精湛。原因一方面因為法蒂瑪時代奢華之風甚盛,一方面要歸因於藝術家和藝術品的自由流通。對金屬製品進行七角星形的裝飾,象徵著伊斯蘭教伊斯瑪儀派的形象。法蒂瑪王朝時期對彩色玻璃進行裝飾和鍍金的工藝影響了伊斯蘭世界其它地區的玻璃工藝,玻璃藝品如杯、盤、罐等製品散佈開羅和世界各地市場,享受盛名。室內裝潢中使用鐘乳石也是開羅的原創。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