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死的不冤,任何皇帝都不會容他

89103

中國歷史上“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許多功高蓋主的忠臣良將,在功成名就之際死於非命,而其中最讓人扼腕嘆息的莫過於岳飛和韓信,如果說岳飛之死是被人陷害,那麼韓信之死則完全是自取其禍。

韓信出身非常貧寒,家徒四壁,身無長物是其最好的寫照。由於不願做苦工,又沒有其他的謀生之道,不得已只好四處蹭飯吃,日子久了,大家都不願與其來往。後來連母親去世,韓信都沒錢辦葬禮。

後來實在沒辦法,韓信就去城外河邊釣魚,一位洗衣服的大娘見他可憐,就每天洗衣服的時候就順便給他送點吃的。一連幾十天不間斷,韓信非常感動就對大娘說“今日一飯之恩,他日百金以報”,大娘不以為然“你堂堂七尺男兒連自己都養不活,我是看你可憐,難道是圖你報答我?”這就是“漂母一飯之恩”的由來。

韓信死的不冤,任何皇帝都不會容他 -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秦末,各地烽煙四起,農民起義軍此起彼伏。韓信也加入了項羽的叔父項樑的軍中,項梁死後歸屬項羽,韓信多次向項羽獻策,但均不被採納,只封其為郎官。

劉邦入蜀後,鬱鬱不得志的韓信離楚奔漢,但劉邦並不重視。後來甚至被人牽連,要被斬首。臨刑前,韓信仰天長嘆“漢王不想得天下了嗎?為什麼要殺死壯士呢?”負責監斬的滕公夏侯嬰見韓信儀表堂堂,出言不俗就放了他,與他交談發現韓信見識非凡就舉薦於劉邦。然而劉邦見過韓信覺得沒有啥過人之處,就打發去看管倉庫。

後來因機緣巧合,韓信與蕭何結識,蕭何也很欣賞他。由於不受劉邦重用,感覺有志難伸的韓信就悄悄逃跑了。蕭何知道後,急忙連夜追趕,這時候有人報告劉邦說蕭何也逃跑了,劉邦如失左右手。

過了幾天蕭何回來去見劉邦,劉邦質問其為何逃跑。蕭何回答說,去追韓信了。劉邦更加生氣,我有那麼多將軍逃跑了你不去追,卻去追個無名小卒?蕭何答“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如果您只想做漢王,不需要韓信,但如果您想得天下,除了韓信沒有人可以為您辦到”。在蕭何的再三舉薦下,劉邦隆重築壇拜韓信為將,終獲重用。

韓信死的不冤,任何皇帝都不會容他 -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劉邦拜韓信為大將後,採取“避實擊虛”之策,羽翼未豐前盡量避免與項羽正面抗爭,逐步蠶食外圍諸侯。

漢軍一路勢如破竹,先後虜魏、破代、平趙、下燕、定齊,濰水殺龍且,韓信初露鋒芒。

公元前202年十二月,韓信率領漢軍主力用“十面埋伏”之計,圍困項羽於垓下。

韓信命漢軍夜晚唱楚歌,瓦解楚軍戰心,糧草斷絕的項羽突圍未果自刎而死,韓信之名,名動天下。

值得一提的是,韓信滅四國,在進攻齊國之際,劉邦正被項羽圍困於滎陽。在劉邦命韓信解圍的時候,韓信卻按兵不動,求封其為代理齊王。劉邦很生氣,準備拒絕被張良、蕭何阻止。後來劉邦就封韓信為齊王,為寬其心還封其“五不死”即“見天不死,見地不死,見君不死,沒有捆他的繩,沒有殺他的刀。”但此事也為日後韓信之死埋下伏筆。

韓信作為和張良、蕭何並稱的“漢初三傑”,為大漢立下赫赫戰功。然而垓下之戰一結束,劉邦突然來到韓信軍營收回了其兵符,奪了韓信兵權,並改封其為楚王。

韓信死的不冤,任何皇帝都不會容他 -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不久劉邦藉口項羽舊將鍾離昧與韓信有舊情,投奔韓信,有人舉報其有謀反之意為由,巡遊雲夢。韓信為證清白,殺了好友鍾離昧將首級獻於劉邦。劉邦將韓信帶回長安軟禁,貶其為淮陰侯。

韓信在軍事上可以說才氣縱橫,擅於“兵謀”,然而在政治上卻很幼稚。一般功高蓋主的功臣,功成名就之際都會盡量低調,謹言慎行。

然而韓信卻我行我素,一次劉邦召韓信談論國事,就問“韓信我如果帶兵你覺得可以率領多少人呢?”

韓信說“最多十萬”。

劉邦再問“那你呢?”

韓信傲然回答“多多益善”,這就是“韓信點兵,多多益善。”

由於多次被貶,韓信經常口出怨言。韓信性格高傲,看不清同為開國名將的樊噲、周勃、灌嬰等,認為這些人都是粗人,恥於和他們為伍,這也導致韓信和同僚關係失和。樊噲很尊重韓信,雖然韓信已經被貶為淮陰侯,但仍以王禮相待。結果酒足飯飽的韓信居然大放厥詞,自嘲“我現在居然淪落到了和樊噲、周勃這種人同列的地步了”。

公元前197年,韓信舊部陳豨辭朝之際來見,韓信暗示“將軍你所在的地方可是天下精兵聚集的地方啊,你難道不想有所作為?況且如果有人進讒言你就危險了”,並保證“我為內應,大事可成”。

隨後,陳豨公開造反,呂后採用蕭何之計誆騙韓信說陳豨已經被殺了,命韓信入宮商議,隨後被囚於長樂宮。為了不違背先前劉邦的承諾,將韓信在鐘室(上不見天),地上鋪滿毯子(下不著地),用竹劍(無可殺之劍)殺死,並誅三族。

韓信之死不乏劉邦穩固政權,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原因。但更多的是韓信缺乏政治頭腦,看不清政局戀棧權位等自身的原因所致,任何朝代恃功而驕,要挾討封之舉都是皇帝最忌諱的。

而與其鮮明對比的是春秋末期的范蠡,同樣功高蓋主,幾乎憑一己之力獻策使越國從亡國到成為稱霸諸侯的霸主。功成名就之際,范蠡掛冠而去,後經商諸國,富甲天下。

范蠡勸文種的一句話道盡了其政治眼光“君者,可共患難而不可共富貴”。知進退,懂得失是韓信與范蠡的差距所在,也造成了各自截然不同的結局。真是成於“謀”(兵謀)敗於“謀”(政謀),所以說韓信之死並不冤枉。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