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這個“重大轉變”背後,原來藏著這麼多意圖

8961

白俄羅斯、俄羅斯與中國近日接連表態,質疑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宣布的“美國將暫停直接上升式(直升式)反衛星試驗”。西方輿論曾有意忽略其中的限制條款,大肆吹捧美國此舉是“愛好和平”,並以此對中國和俄羅斯施壓。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美國此舉根本不是為了和平利用太空,反而是意圖加強其太空霸權。

美國“暫停反衛星試驗”遭各方質疑

據俄羅斯衛星網12日報導,針對“美國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的動機,白俄羅斯安全會議國務秘書亞歷山大·沃爾福維奇表示:“一些主要國家為開展軍事行動開發新空間的行為不得不令人擔憂。尤其是北約還承認了太空是可作戰的空間。儘管美國不久前暫停了直升式反衛星武器的測試,但這並不意味著華盛頓沒有製造出這種武器,沒有將其列裝至太空部隊。”

報導提到的“美國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是由美國副總統哈里斯4月訪問加州范登堡的美國太空軍基地時宣布的。此前的2021年12月,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凱瑟琳·希克斯也曾呼籲“在全球範圍內停止產生碎片的反衛星武器測試”。按照美國的說法,這類武器測試可以對在軌航天器造成實際破壞,並可能產生大量碎片。“這類舉動還向對手發出信號,表明其天基能力無法得到保障”。

哈里斯和美國太空軍都將呼籲“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的原因歸結於中國和俄羅斯。白宮網站發布聲明稱,禁止直升式反衛試驗應成為“國際規範”,並指責中俄此前開展的反衛星試驗。白宮的聲明稱,俄羅斯在去年一次摧毀退役衛星的反衛星試驗中造成大量空間碎片,對包括國際空間站在內的其他航天器構成潛在威脅。哈里斯還提到中國早年進行的反衛星試驗也曾造成數千個太空碎片。

美國這個“重大轉變”背後,原來藏著這麼多意圖-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當地時間2022年4月18日,美國加州,美國副總統哈里斯訪問范登堡空軍基地時表示美國將放棄測試試射反衛星導彈。

美國方面突然宣佈在太空領域的這個“重大轉變”立即受到西方媒體的追捧,一時間美國似乎變成了維護外空和平安全的“衛士”。

但中俄方面很快就揭穿了美國的虛偽面具。關於白宮聲明中指責中俄此前開展的反衛星試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回應稱,美國長期奉行主導外空戰略,公然將外空界定為“作戰疆域”,美國是最早開展直升式反衛試驗,也是開展此類試驗次數最多的國家。此次美方宣布停止地基直升式反衛武器試驗,“我們要問的是,為什麼美方不同時宣布不使用此類武器?為什麼美方不宣布停止空基和共軌等反衛試驗,停止具有反衛性質的反導試驗?為什麼美方不承諾禁止對外空物體使用武力?”

俄羅斯航天集團總裁羅戈津在接受俄羅斯電視台採訪時也呼籲,不要相信美國政府號召“暫停試驗反衛星武器”的說法。他明確表示,美國已經做好了必要的準備,並將反衛星武器列裝軍隊。羅戈津表示,“中俄此前聯合提出禁止太空武器條約草案,可是美國不但沒有回應,反而發表一些荒唐的聲明”。他警告說,很快人類可能會生活在一個存在太空大規模殺傷武器的世界。美國已經研製出這種武器,例如“美軍的X-37B太空飛機能攜帶偵察儀器和武器”。而更可怕的是,“未來可能因反衛星武器的使用而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戰”。

5月10日,中國裁軍大使李松率團出席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的聯合國“負責任外空行為準則”開放式工作組會議時,再度提到美國宣布的“不再進行破壞性直升式反衛星導彈試驗”。他表示,我們歡迎一切真正有利於實現防止外空軍備競賽目標的軍控倡議,但反對任何假借軍控之名擴大單邊軍事優勢的做法。美方倡議並未提及有關武器的研發、生產、部署、使用,更未提及其他威脅或破壞衛星正常運行的活動,完全不足以解決外空領域面臨的各方面問題。中國和俄羅斯共同倡導的“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對外空物體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條約”草案,為外空安全提出了簡明有效的解決方案,其中包括解決“直升式反衛導彈試驗”問題。我們呼籲有關國家停止以各種理由阻撓外空軍控條約談判,以負責任態度加入談判進程中來。

就連美國國內也對哈里斯的表態提出質疑。美國“動力”網站承認,最早在太空進行直升式反衛星試驗的,不是他國,正是美國自己。何況印度也在2019年進行過類似的反衛星試驗,但哈里斯和美國太空軍都對此避而不談。顯然,在美國眼中,“反衛星武器威脅”只限於中俄等潛在對手。

當今有多少種反衛星手段?

據專家介紹,要摧毀或破壞在軌航天器,並不只有直升式反衛星武器可用,後者只是最初級的反衛星手段。

反衛星戰術有共軌式、直升式、定向能式和電磁干擾式等四種作戰形式。其中直升式反衛星是指當目標衛星經過上空時,從地面、海上、空中發射導彈進行瞄準攻擊的反衛星方式。美國最先進行直升式反衛星試驗。早在1959年,艾森豪威爾政府就開展了代號為“大膽獵戶座”的導彈試驗,由B-52等戰略轟炸機多次向近地軌道的報廢靶標衛星發射“大膽獵戶座”攔截導彈。由於當時反衛星導彈的技術限制,還出現“命中精度不夠、拿威力湊”的情況,美國陸軍在20世紀60年代部署了攜帶核戰鬥部的“奈基-宙斯”導彈,用核爆炸攻擊低軌衛星。美國空軍則以“雷神”導彈為基礎發展核反衛星導彈。此後,美國又陸續開展了多次直升式反衛試驗,並研製出不同平台發射的反衛星武器。例如1985年9月13日,一架經過改裝的F-15戰鬥機在約11.6公里高度,發射ASM-135反衛星導彈,成功擊落距離地面552公里的報廢偵察衛星。2008年的“燃霜”行動中,美國海軍動用宙斯盾巡洋艦發射“標準-3”反導攔截導彈,擊毀了一顆報廢美國衛星。

美國這個“重大轉變”背後,原來藏著這麼多意圖-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1985年,美軍F-15戰鬥機發射反衛星導彈,成功摧毀太空衛星。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歷年進行的這些直升式反衛星試驗都造成大量太空碎片,可以說美國才是威脅空間安全的太空碎片主要製造者。

電磁干擾式反衛星通常是指利用與衛星信號同頻或非同頻大功率干擾信號,破壞地面對衛星信號的接收,從而達到讓對手無法有效利用衛星數據的效果。這也是最常用的反衛星手段。更進一步的電磁式乾擾則直接針對天上的衛星,破壞衛星的正常運行或有效載荷正常工作。

定向能式反衛星聽起來更有“星球大戰”的味道,它是指通過發射高能激光束、粒子束和微波束照射目標,使其毀壞或喪失工作能力。在這方面,蘇聯/俄羅斯走在更前面。早在1975年,兩顆監視蘇聯洲際導彈的美國預警衛星在西伯利亞上空突然失效,據稱就是遭到蘇聯地基反衛星激光的照射。20世紀80年代,蘇聯在“宇宙”系列衛星和“禮炮”號空間站上進行了一系列激光武器反衛星試驗。美國陸軍也於1997年10月使用化學激光器對在軌衛星進行過測試性攻擊。

而共軌式反衛星武器是當前美國正在大力發展的反衛星手段。它是指將攔截航天器送入目標衛星的同一軌道平面,逐步緊逼目標衛星,然後對其實施干擾、破壞、摧毀,或進行捕獲、改造等。美國去年證實曾派出太空監視衛星“USA-271”經過多次變軌,試圖靠近中國最先進的通信衛星“實踐二十號”,但被後者以快速機動的方式擺脫了。此外,美國在太空中使用機械臂抓捕目標衛星的技術上也十分成熟。1993年美國“奮進”號航天飛機曾靠近歐洲“尤里卡”衛星並用機械臂將其捕獲回收。

美國此舉意圖“一石數鳥”

美國“動力”網站強調,粗看上去,哈里斯的表態很容易被視為“美國暫停了所有反衛星武器的測試”,但需要記住的是,她其實只宣布暫停了“破壞性”測試的承諾。這就為美國開展未來的反衛星試驗留下了後門——只要不在太空中產生碎片。

報導稱,美國此前用“標準-3”反導系統擊落衛星的試驗證明,反衛星武器在某種程度上與中段反導系統的相關測試是共通的,後者也可能涉及攔截太空目標。美國正在研製多種新型反導系統,這也意味著只要美國還在推進相關反導技術,就能對衛星構成威脅。

“動力”網站總結說,美國早已經掌握了直升式反衛星技術,但作為世界上最先進的航天大國,繼續發展這種反衛星武器根本沒有必要,它產生的大量碎片反過來會危及美國使用近地軌道的能力。因此,美國政府呼籲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根本不是為了太空和平,而是希望壟斷美國在該領域的絕對優勢。事實上,美國並沒有停止直升式反衛星武器以外的其他反衛星武器研製。

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里亞布科夫稱,“美國目前的暫停是否意味著相關反衛星系統的開發完全停止?美國會全面放棄開發反衛星系統?我們想弄明白這一點。”俄羅斯科學院美國和加拿大研究所軍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爾·巴秋克說:“美國太空司令部的行動非常活躍。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將努力保持在太空的領先地位……原則上不能把美國的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當真,因為目前美國人已經對反衛星武器庫進行了所有必要的測試。如果需要實際試驗,華盛頓只要不再遵守自己的臨時禁令即可。”

俄方專家普遍認為,美國“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意圖“一石數鳥”。首先,在已經掌握相關技術的前提下,主動宣布暫停相關試驗並呼籲其他國家跟進,是希望藉此逼迫中俄等潛在對手放棄太空對抗能力,進而掌握太空軍事霸權。俄羅斯外交學院專家瓦季姆·科久林以核試驗為例解釋說,掌握足夠的試驗數據後,現代超級計算機讓美國能模擬對衛星的實際打擊效果,因此暫停相關測試並不影響美國研製新型反衛星武器。“這就如同核大國能在沒有新的核試驗基礎上繼續研製新型核彈頭一樣。”

其次,美國反衛星武器的重心已經轉移到共軌式航天器,包括X-37B等空天飛機均具備在軌捕捉其他航天器的能力。因此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並不會影響美國的反衛星能力,卻能在輿論上爭取主動。

此外,國際社會正對美國的太空軍事化趨勢日益不安。美國官員公開表示,中俄外空條約草案是目前“唯一擺在桌面上的倡議”,而美國作出“暫停直升式反衛星試驗”承諾是對中俄倡議的“具體反制措施”。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