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歐洲有多骯髒?皇帝幾乎一生不洗澡,盧浮宮裡到處是糞便

8954

一看到“歐洲皇室、盧浮宮”這幾個字,相信絕大部分朋友的第一反應就是“高大上”,總之絕不可能將其與“骯髒、惡臭”等詞彙放在一起,但筆者想告訴你們的是,僅僅在700多年前,盧浮宮都還是個四處飄散著“臭氣”的骯髒地方,深入其中,甚至會被糞便味熏得睜不開眼睛。

當年一位參與國王路易十四召見活動的大臣曾如此寫道:

在宮廷的里里外外,在四處的走道和門棟後面,以及幾乎所有的地方,人們都可以看見數千堆糞便,人們會嗅到臭不可聞的氣味……

那畫面,簡直不敢想,皇室們居住的地方尚且如此,老百姓生活的環境可想而知,當年國家曾明文規定:任何人均不得自樓台窗傾倒“水”及“糞便”,白天夜晚均不可,否則必受罰金懲處。結果老百姓壓根不聽,照倒不誤,“逼得”國家又加上了“如果願意大聲叫喊三聲注意尿水,則可自樓台窗傾倒尿糞”這句話。

中世紀歐洲有多骯髒?皇帝幾乎一生不洗澡,盧浮宮裡到處是糞便 -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隨地大小便已經讓人難以忍受了,當時的法國人竟然直接從窗台向下傾倒尿糞?這要是一個人路過,那不是倒了八輩子的黴?那麼中世紀的歐洲,為何會如此骯髒呢?

時間回到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正式滅亡,日耳曼人便在這里相繼建立起許多日耳曼人國家,西歐的封建制度也正是在這一背景之下發展起來的。直到公元1500年,這段歷史時期才逐漸走向衰落,而這1000年,被公認為是一個“文化衰落”,甚至是“黑暗”的時期。

而之所以造成這樣的情況,主要是由於基督教會對整個歐洲的控制和影響,舉個很簡單的例子,古羅馬時期,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大家都很愛乾淨,甚至打造了許多澡堂子,大家一有空就去泡個澡啥的。

然而等到中世紀,洗澡這種行為,竟然被認為是“墮落、沉迷享受”的行為,故而反對人們洗澡,後來基督教更是提出一個口號,叫做“要敬神,先污身”。

中世紀歐洲有多骯髒?皇帝幾乎一生不洗澡,盧浮宮裡到處是糞便 -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歐洲道德史》中寫道:肉體的清潔就是對靈魂的褻瀆,最受人崇拜的聖賢之人,就是那些衣服結成硬塊的穢嶴。

於是人們紛紛以不洗澡為榮,比如聖亞伯拉罕隱士,做到了50年不洗澡;比如西爾維亞修女,做到了60年不洗澡,她一生中唯一清洗過的部位,是她的手指。而修道院裡其他的人,也是幾乎不洗澡、不洗腳,甚至當她們聽到“洗澡”二字,都能作嘔。

到後來各地甚至明文規定,修士們1年最多只能洗2次澡。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更是“嚴格遵守不洗澡的規定”,一輩子只洗過7次澡(據說他身上的臭味十米開外都能聞到),既然國王都不洗澡了,百姓們自然要跟上,於是這種扭曲的觀念越來越深入人心。

當然了,洗澡不洗澡是個人選擇,臟的也是自己,我們無權干涉,可由於當年既沒有抽水馬桶,更沒有完善的排水設施,許多人為了方便,就直接隨地大小便,反正大家都追求“要敬神,先污身”,隨地大小便根本沒人管。

於是乎大街小巷四處是糞便,就連尊貴的皇宮,也同樣是這個狀況,皇室成員、大臣們為了方便,便在任意角落“解決了”,稍微“講究”一些的人,會自備便壺,若是談事情、吃飯的時候要上廁所,就用便壺“解決”,至於便壺裝滿後,自然是隨便找個地方扔了。

直到1775年,一個名叫亞歷山大·卡明斯的英國人,將馬桶底座的水管彎成了“U”字形,如此一來,臭味就不會衝上來了,加上後來排水系統的完善,中世紀的衰落,歐洲終於逐漸乾淨了起來,實在是不容易啊!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