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前,大清發起了一場荒唐的「報效運動」

8953

說一說甲午戰爭前夕荒唐的“報效運動”。
所謂“報效”,直白說來就是臣子向君王送錢送物。甲午戰爭前夕之所以會有“報效運動”,是因為1894年是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壽之年。
為了營造一種普天同慶的效果,1893年7月17日,禮親王世鐸牽頭上奏說,參考乾隆時代的舊例,慈禧太后六旬萬壽應該降下“天恩”,給中外大小臣工恩賜一個“祝嘏輸忱共襄盛典”[1]的機會。具體來說,就是世鐸等人按照朝廷內外大小官員的等級情況,制定了一份給慈禧太后送錢的標準清單,請求光緒皇帝和慈禧太后“恩准”。
按該“報效”清單,京官們共需給慈禧太后進呈白銀26.39萬兩。具體包括:
(1)親王、郡王、貝勒、貝子、公、將軍,共銀四萬三千六百兩。(2)宗人府、內閣、各部院寺滿、漢文職各官,共銀九萬四千八百兩。(3)侍衛處、鑾儀衛、八旗滿洲、蒙古、漢軍、前鋒、護軍、圓明園八旗、內務府三旗、健銳營、火器、領綠、步各營,滿、漢武職各官,共銀六萬八千四百兩。(4)公、侯、伯、子、男、輕車都尉、騎都尉、雲騎尉、恩騎衛,滿、漢襲蔭各官,共銀五萬七千一百兩。

甲午戰爭前,大清發起了一場荒唐的「報效運動」-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 慈禧

外省官員需要給慈禧進呈的銀兩,共計是94.3萬兩。具體包括:
(1)直隸省共銀五萬七千兩;(2)江寧省共銀三萬五千八百兩;(3)江蘇省共銀三萬五千六百兩;(5)安徽省共銀三萬三千五百兩;(6)山東省共銀五萬六千一百兩;(7)山西省共銀五萬一千五百兩;(8)河南省共銀五萬八千四百兩;(9)陝西省共銀二萬九千三百兩;(10)甘肅省共銀六萬六千五百兩;(11)新疆省共銀四萬六千八百兩;(12)福建省共銀四萬五千兩;(13)台灣省共銀一萬三千四百兩;(14)浙江省共銀四萬三千三百兩;(15)江西省共銀四萬一千二百兩;(16)湖北省共銀四萬三千六百兩;(17)湖南省共銀四萬四千九百兩:(18)四川省共銀六萬一千八百兩;(19)廣東省共銀六萬四千五百兩;(20)廣西省共銀三萬一千七百兩;(21)雲南省共銀三萬二千六百兩;(22)貴州省共銀三萬七千六百兩;(23)奉天省共銀五千七百兩;(24)吉林省共銀三千兩;(25)黑龍江省共銀一千兩;(26)熱河省共銀三千二百兩。

總計,清帝國的大小官員,需要給過生日的慈禧太后“報效”白銀120.69萬兩。
朝廷愉快地批准了世鐸們的請求。
但是,在朝廷眼中,只讓內外官員們“報效”一次是不夠的,遠不足以讓他們充分抒發對慈禧太后的愛戴之情。所以,兩個月後,1893年9月22日,禮親王世鐸等人又想出一個主意,以慈禧過壽之日須從頤和園返回皇宮為由,請求太后“賞給地段點綴景物叩祝萬壽”,也就是將回宮的這段道路“賞賜”給群臣,由他們來負責裝點,以表達對太后的感恩和對萬壽的祝福。
為了讓內外官員們踴躍交錢,世鐸等人找到直隸總督李鴻章,要他牽頭“主動”上奏去懇求太后“賞賜”一截回宮地段,讓文武官員們出錢整飾。

甲午戰爭前,大清發起了一場荒唐的「報效運動」-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 李鴻章
李鴻章此時正焦頭爛額。他正在積極推進的關東鐵路,因戶部將築路經費兩百萬兩全部挪用去給慈禧太后搞萬壽慶典,已不得不停工。許多築路工人在寒冬中失業。《申報》的記者實地採訪,發現在遼寧營口一帶,失業的鐵路工人迫於生計已紛紛淪為乞丐或強盜:

“北地興建鐵路,今歲因值皇太后萬壽,抽提經費,暫停工作,已列前報。茲接營口訪事人函雲,鐵軌工程本已出關三百餘里,一旦大工中輟,所有作工之人流落關內外,失所依歸,甚至三五成群,見過客之攜帶囊槖者,肆行劫奪。日前有送信之人被劫川資銀兩並錢數吊,所穿破布棉袍及破鞋襪皆被奪去。”

記者還說,做強盜的工人數量不少,若不趕緊想辦法安置,可能會給地方治安造成很大的危害。 
這種報導,慈禧太后自然是看不到的。李鴻章能夠看到,但也毫無辦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執行世鐸們的指示,於這年的11月8日,以大學士的身份領銜上奏,率群臣“主動懇求”朝廷讓大家再報效一次:

“奏為籲懇天恩事。恭照明歲恭逢慈禧端佑康頤昭豫莊誠壽恭欽獻皇太后六旬萬壽,普天同慶,薄海臚歡,凡在廷大小臣工,無不思勉效愚衷,共襄盛典。恭查乾隆年間歷次恭辦慶典成案,內外臣工呈請祝嘏,均經奏明,請旨遵行。臣等世受國恩,渥沾聖澤,瞻依壽寓,忭舞難名。願抒葵藿微忱,虔頌宮闈嘉祐。謹援照成案,合詞籲懇天恩,賞給地段,俾得點綴景物,建設經壇,同申叩祝。所有臣等情殷祝嘏籲懇恩准緣由,理合繕折具陳,伏乞皇上聖鑒,訓示遵行。再,此折系內閣主稿,合併聲明。謹奏請旨。”

 意思是:明年乃太后的六十大壽,普天同慶,朝廷內外所有臣工,都在積極思考如何共襄盛典。按乾隆時代的舊例,內外臣工可以請求朝廷恩准參與祝壽活動。所以臣李鴻章等人請求朝廷賞賜天恩,將京城的部分地段交給臣等來整修、裝飾和點綴,並建設誦經祈福的法壇。請求皇上批准。

主動“懇求”迅速得到恩准。11月25日,李鴻章再次上奏,稱自己和直隸的大小官員,願意在之前的報效之外,“再籌集銀三萬兩,以備添設地段點綴景物之需”,且因外省前往京城裝點路段多有不便,這筆錢“交內務府辦理”,直隸只象徵性派人前往指定地段“隨同照料”。
至此,地方督撫們第二次“報效”的額度也確定了下來,即每省大體再交三萬兩。部分省份如甘肅超過了3萬兩,部分省份如吉林、黑龍江、熱河等未達到3萬兩。據兩江總督劉坤一的奏摺披露,這第二次“報效”的額度之所以是三萬兩,是援引了“乾隆二十六年,大學士傅恆等奏明各段點景交納銀數單開各省督撫每省交銀三萬兩”的舊例。
此外,各處鹽商、開平礦務局、輪船招商局等,也被要求一同參與此次“報效”,如輪船招商局“援照公同籌備銀五萬兩”。
最終,慈禧在第二輪“報效”中收到了白銀169.55萬兩。加上第一次“報效”的數額,清帝國的大小官員們共計給慈禧上交了298.15萬兩白銀[7]。按茅海建的估算,“這近300萬兩銀子,以當時的價格可以從英國、德國購買並養護大型軍艦三四艘,或裝備並編訓一個完全近代化的陸軍師團。” 
這還只是清廷中樞的“指定報效”。交完了這兩筆錢之後,包括光緒皇帝在內,內外大小官員們還需要絞盡腦汁、耗費重金去購置各種特色禮物,才能走完給慈禧祝賀“萬壽”的全部流程。
其實,這場荒唐“報效運動”的重點是寫奏章而非交錢。因為除了輪船招商局等盈利機構外,朝廷並不需要內外官員們去排隊遞銀票——據云貴總督王文韶的日記,文武百官的報效經費“統於本年秋季及明年春季應領廉俸內各核扣銀二成五厘”,也就是戶部直接就從“廉俸銀”裡將這筆錢給扣了。

王文韶日記裡還說,據戶部傳達下來的信息,第二次報效運動的銀子將用來裝點西華門至西直門外沿線道路,包括“應修房屋鋪面三千四百三十八間,應設龍棚七座,彩棚十九座,經壇二十六座,戲台十四座,牌樓八十四座,亭座六座,景物九處”,因為慈禧太后會從這條路上經過,所以這條路的裝點必須極盡奢華之能事。總之,各級文武官員只須按標準格式上奏歌功頌德,不需要操心這些錢怎麼交,也不需要操心這些錢怎麼花。在發起“報效運動”之前,朝廷早就把事情安排好了。

甲午戰爭前,大清發起了一場荒唐的「報效運動」-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 王文韶

至於沒安排好的事情,不過是關東鐵路半路停工,北洋艦隊配置是個半吊子,而且連維修費用也不夠了——1894年1月24日,李鴻章致函總理衙門,說北洋艦隊各軍艦已進入大修年限,“全軍二十五船大小鍋爐八十一座,約需經費銀八十四萬兩,各船大修約需經費銀六十萬兩,又旅塢添置機器廠房約需經費銀六萬兩,共需庫平銀一百五十萬兩”。李鴻章還說,他知道朝廷現在財政困難,所以計劃將這場檢修分成十年來做,只希望朝廷能每年撥付15萬銀子。[9]

朝廷財政當然會很困難。畢竟,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壽共計耗銀千萬兩以上,“報效運動”中的三百萬兩隻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等到甲午年,清廷陸軍因無鐵路沒法迅速集結至前線,清廷海軍因配置不完整也無法壓制日本海軍,最後兩條戰線皆遭擊潰,不得不對日賠款兩億餘兩白銀,朝廷的財政就變得更困難了。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