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單季首次扭虧為盈,郭謹一:未來將加大供應鏈投入

8964

時隔兩年,瑞幸咖啡再次舉行業績溝通會。瑞幸咖啡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郭謹一頗為感慨地感謝全體員工、消費者和投資人的支持,“使得瑞幸得以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5月24日美股盤前,瑞幸咖啡(PINK:LKNCY)披露未經審計的2022年第一季度業績。

今年第一季度,公司淨營收24.04億元,同比(較上年同期)增長89.5%;淨利潤為1980萬元,上年同期淨虧損2.32億元;非公認會計準則下的淨利潤為9910萬元,去年同期淨虧損1.76億元。瑞幸咖啡單季首次扭虧為盈。事實上,瑞幸咖啡去年的自營門店層面利潤已經首次實現年度轉正。

郭謹一:瑞幸實現逆風翻盤

“儘管受到疫情影響,公司的業績依然穩定增長,並且第一次實現了淨利潤轉正,就證明了瑞幸咖啡的商業模式。”郭謹一在隨後的業績溝通會上表示,在過去的兩年中,瑞幸“走出了至暗時刻,實現了逆風翻盤”。

郭謹一是2017年參與創立瑞幸咖啡的“元老”之一。“我平時的個人愛好是跑步、喝咖啡。”據郭謹一介紹,彼時其出於對咖啡的熱愛,主要負責產品研發,幫助瑞幸搭建了第一代產品研發框架體系。在2020年5月瑞幸“財務造假”風波後,郭謹一臨危受命,擔任公司CEO,兩個月後被董事會任命為董事長。

2022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受新冠疫情影響,臨時關閉門店數量逐漸增加,其中3月受影響最大,平均每天關閉約700家門店。瑞幸咖啡指出,今年第一季度的淨收入24億元,同比增長89%,主要是由於銷售產品數量增加、門店面積增加、每月交易客戶數量增加以及公司產品平均售價提高等因素推動。

郭謹一表示,高效的門店運營、更大的規模和經營槓桿,為自營店帶來了20.3%的門店利潤率,上年同期的門店營業利潤率為6.2%。

具體來看,今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的產品銷售收入達18.55億元,同比增長67.6%。其中,現制飲料淨收入16.52億元,佔總營收的68.8%,較上年同期增長76.2%。

瑞幸咖啡在一個季度新開了556家門店,在費用方面表現為總運營費用同比增長46.3%,達23.88億元。同時,公司自2022年3月解除臨時清算以來,虛構交易與重組相關的損失及費用有所減少。

截至第一季度末,瑞幸咖啡共有6580家門店,包括4675家自營店和合作店1905家。“根據公開領域能看到的數據,目前瑞幸的門店數量已經成為中國第一。”郭謹一在業績溝通會上表示,世界級的咖啡品牌在品牌價值、用戶數量、銷售杯量、門店數量、財務數據等各個方面都應該是世界級的,瑞幸咖啡在其他維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公司會繼續努力。

一季報披露,瑞幸咖啡的月均交易客戶達1600萬,2021年同期為870萬,同比增長83.0%。據悉,瑞幸咖啡部門門店在去年12月上調了部分產品的價格。

未來加大供應鏈、拓店及智能化投入

“除了公司的名字沒有變以外,瑞幸已經涅槃重生,成為一家全新的公司。”郭謹一強調,瑞幸咖啡通過不斷強化內控合規體系,徹底完成了歷史切割,徹底重構了公司發展的總體戰略和業務邏輯。

在業績溝通會上,郭謹一提出,中國的咖啡市場是有極高潛力的增量市場,公司將更加聚焦咖啡賽道。此前,瑞幸曾陸續推出茶飲品牌“小鹿茶”、自動售貨機與線上折扣商城等,對業績助益並不突出,如今瑞幸似乎要重新“聚焦主業”。

具體而言,瑞幸主要在供應鏈與門店加大投入。除了向世界咖啡豆貿易商大量採購,瑞幸還佈局產業鏈上游的咖啡烘焙工廠,目前第一家工廠於4月在福建正式投產,設計產能1.5萬噸。

“中國的咖啡市場具有極為廣闊的空間,我們對未來的門店拓展充滿了信心。”郭謹一介紹了瑞幸在開店方面的“直營、聯營並進”策略。在一二三線城市加密直營店佈局的同時,通過聯營合夥人模式,讓瑞幸咖啡下沉到低線市場。

瑞幸的聯營加盟計劃在2021年1月推出,但在該計劃前,瑞幸下沉低線市場曾“出師不利”,市場擴張不及預期。如今瑞幸再度進軍下沉市場,郭謹一對此似乎很有信心。今年第一季度,合作店貢獻了5.49億元的收入,同比增加239.3%,約佔總營收的22%。

此外,郭謹一指出,瑞幸的自營門店結構中,有很大一部分開在寫字樓和大學高校等近似封閉的場景,對疫情具有天然的抗風險性。

不斷出新“爆款”,或是瑞幸咖啡“翻身”的一大依仗。郭謹一介紹,即便在疫情嚴重的4月,瑞幸新品“椰子云拿鐵”上新的第一周售出超過495萬杯。而去年,瑞幸咖啡也推出生椰拿鐵等多款“爆款”新品,拉動其下半年單量迅速增長。

未來,瑞幸咖啡稱,還將繼續加大對算法、物聯網等智能化建設的投入,包括人才引進,自動化營銷,智慧門店和智慧供應鏈體系建設等。

5月24日,瑞幸咖啡(PINK:LKNCY)開盤拉升逾4%,截至發稿前,漲幅收窄至3.84%,報9.05美元。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