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歐洲名醫治病有多荒唐?阿拉伯學者看後一針見血:他們太愚昧

8941

古時醫術還沒有現今這麼發達,當染上疾病後,人們會千方百計找到解決的辦法,這個方法究竟能不能治病?那麼就看看古代歐洲名醫治病有多荒唐?阿拉伯學者看後一針見血:他們太愚昧。

關於歐洲醫術記載,最早是在十字軍東征時,軍隊中自然就有軍醫,不然受了傷的士兵難以解決,但他們軍醫的治療方法卻讓許多人不敢恭維,一句話可以概括,即“小病放血,大病截肢”。

舉個例子,你咳嗽了幾聲,然後去看病,那麼醫生就會建議患者放血治療;若是感染,皮膚出現潰爛的情況,那麼醫術就會為患者截肢,這在現今看來顯得匪夷所思,但這卻是歐洲醫術普遍的現象。

古代歐洲名醫治病有多荒唐?阿拉伯學者看後一針見血:他們太愚昧 -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你肯定會問到為什麼軍醫不使用藥物?事實上當時的歐洲還沒有藥物這一說法,阿拉伯史學家記載過十字軍軍醫醫治受傷士兵的事情,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一位佔領黎巴嫩的十字軍總督請求阿拉伯貴族,讓一位有名望的醫生到軍隊,為戰傷的士兵治病。

阿拉伯貴族便派去了一位叫泰皮特的醫生,泰皮特在醫術方面鑽研過很長時間,拯救了阿拉伯人,是一個讓人非常放心,且富有愛心的醫生。泰皮特到達十字軍軍營後,才發現裡面的傷者遠比自己想像的糟糕。

其中有一位被弓箭射傷的騎士,他的傷口已經化膿,疼痛讓騎士只能躺在床上,泰皮特看後倒也非常自信的為這名騎士治療,他先是清理了騎士的傷口,然後敷上草藥,再進行包紮。

起初草藥敷到傷口時,騎士感受到了一陣陣的刺痛,讓騎士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當包紮時,騎士意外的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在好轉,只是旁邊的十字軍軍醫看到泰皮特如此“磨蹭”,非常煩躁,便開頭嘲笑泰皮特不會治傷,只是在故作玄虛。

古代歐洲名醫治病有多荒唐?阿拉伯學者看後一針見血:他們太愚昧 -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軍醫將泰皮特推開,詢問騎士是想要腿,還是要命,既然需要醫生,那肯定是想活命的,騎士很誠實的說自己想要活命,於是軍醫就讓旁邊的士兵將騎士受傷的腿砍下,騎士聽後很恐懼,說自己願意相信泰皮特。

不過軍醫沒有容騎士再做太多的反抗,一聲淒厲的叫喊過後,騎士受傷的那條腿沒了,而騎士還在嚎叫,但很快騎士就不再叫喊,他嚥氣了,這簡直嚇壞了泰皮特,站在旁邊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可更為驚悚的還在後頭,有一位女士患病後向泰皮特求救,泰皮特診斷後確信女士是患有肺結核,並細心的寫明了女士應該吃哪些藥品,軍醫再次認為泰皮特是“庸醫”,軍醫宣稱女士被惡魔附體了。

當時的歐洲人十分畏懼惡魔,因此周圍一些人遠離了女士,軍醫則是毫不留情的將女士的頭髮剃掉,每天給女士吃大蒜和芹菜,在這樣的治療效果下,女士的病情更為嚴重,而軍醫則更加確信惡魔已經入侵了女士的大腦。

軍醫在女士的頭部用刀切出“十”字傷口,然後撒上了許多鹽,接著女士在哀嚎中去世了,一旁的泰皮特簡直被嚇破了膽,他擔心將來軍醫為自己實施醫術,恐怕也會一命嗚呼,因此泰皮特連夜騎馬離開了十字軍營,回到了阿拉伯貴族的身旁,並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告訴了貴族,貴族也是一聲嘆息。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