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烏龍,一個未解:美國53年來首場UFO聽證會說了啥

8946

當地時間5月17日,美國國會舉行了53年來首次關於“不明飛行物(UFO)現象”的公開聽證會。由於早早預告,這一聽證會備受關注。

不過會上信息不多,公開的UFO視頻中兩個影像,一個被證實是光線穿過夜視儀的偽影“烏龍”,另一個依舊是“未解之謎”。美國國防部表示,他們也在努力理解所謂的“UFO”到底是什麼。

一個烏龍,一個未解:美國53年來首場UFO聽證會說了啥-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圖片來自美國國防部

美國海軍情報局副局長斯科特·布雷(Scott Bray)與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國防部副部長穆特里(Ronald Moultrie) 出席了前述聽證會,該聽證會由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反恐、反間諜和反擴散小組委員會召開。他們表示國防部正致力於確定所謂的“不明飛行物” (美國政府官方稱UAP)的來源,並承認許多不明飛行物現象仍無法解釋。

11個月前,一份美國政府報告記錄了美國軍方飛行員自2004年至2021年所觀察到的140餘起不明空中飛行物現象。

布雷表示,由五角大樓(美國國防部的辦公樓)新成立的一個特別工作組正式編目的不明飛行物現象報告已經增加到400例。布雷和穆特里在描述特別工作組的工作內容時措辭都很謹慎,包括不明飛行物可能來自外星的問題。布雷稱,國防部和情報分析人士沒有排除這種可能性。“我們沒有發現任何物質,沒有探測到任何輻射,在UAP特別小組,這可能表明它是非地球來源的東西。”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和由海軍領導的一個特別工作組在2021年發布的一份9頁的“初步評估”報告中表示,其審查的UAP案例中,80%是在多個儀器上記錄的。

布雷和穆特里都承諾,五角大樓將遵循證據的任何線索尋找答案,並明確表示其主要利益是解決可能的國家安全威脅。

“我們知道我們的飛行人員遇到過不明的空中現象,由於UAP構成了潛在的飛行安全和總體安全風險,我們致力於集中精力確定它們的來源。”穆特里說道。

布雷展示了兩段不明飛行物的視頻片段。其中一張展示了天空中閃爍的三角形物體,布雷表示“其他美國海軍觀察到附近有無人機系統,我們現在有理由相信與該區域無人機系統有關的三角形不明飛行物,其三角形外觀是光線穿過夜視鏡的結果,並被單反相機記錄下來”。另一張照片顯示了一個發光的球形物體從一架軍用飛機的駕駛艙窗口快速飛過,“這一觀察結果仍無法解釋。”

2021年報告以及五角大樓發布的視頻中顯示的一些UAP現象,這些神秘物體的速度和機動性超過了已知的航空技術,沒有任何可見的推進手段或飛行操縱面。布雷說,這些事件,包括被海軍飛行員描述為類似飛行的薄荷糖事件,仍屬於“未解決”案件。

一個烏龍,一個未解:美國53年來首場UFO聽證會說了啥-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圖片來自美國國防部

由於缺乏數據,UAP的一些觀測結果仍然無法解釋,“在少數情況下,我們有更多的數據,但我們的分析無法完全整合出發生了什麼。”

雖然分析人士必須考慮到一架先進的飛機可能會使用“信號管理”技術來隱藏其飛行能力,但“我們不知道有任何對手能在沒有任何可識別的推進裝置情況下駕駛飛機,”布雷補充說。

布雷和穆特里還表示,五角大樓決心消除長期以來與這種現像有關的污名問題(即飛行員會避免報告此類事件,或者在報告後被人嘲笑),並鼓勵飛行員在看到UAP現象時進行報告。

小組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眾議員Andre Carson強調了認真對待UAP的重要性。“UAP無法解釋,但它們是真實存在的,”Carson稱,這引發了人們的擔憂,即五角大樓官員此前一直專注於“更容易實現的目標”,即相對容易解釋的案件,而“迴避無法解釋的案件”。

“我們能得到一些保證嗎?你們的分析師會按照事實判斷方向,評估所有的假設?”Carson向穆特里提問。

“絕對如此,”穆特里回答,“我們接受所有的假設。我們對可能遇到的任何結論都持開放態度。”

2021年11月,參與報告的海軍特遣部隊被五角大樓所成立的機載目標識別和管理同步小組取代。

2021年報告說,UAP的目擊事件可能缺乏單一的解釋,需要更多的數據和分析來確定它們是由美國秘密的政府或商業實體開發的某種奇特的空中系統,還是由中國或俄羅斯等國開發的,而大氣條件、“機載雜波”和飛行員的錯覺也可能是其中的原因。

前述小組委員會的共和黨領袖Rick Crawford表示,他“同意”研究這一話題,但對更好地了解中俄高超音速武器發展等主題“更感興趣”。

自從1969年美國空軍終止了代號為“藍皮書計劃”(Project Blue Book)的不明飛行物項目以來,53年來美國國會沒有就這個問題舉行過公開聽證會。而2021年的報告和前述聽證會標誌著美國政府對前述不明飛行物現象的態度轉變。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