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風開明,盛世胸襟?淺析唐初時期的“胡風文化”及其影響

8948

在煙塵掩埋下的敦煌,藏著一份獨屬於唐朝人的體面與浪漫,泛黃的紙張上沒有貶低與嘲諷而是體面的一字一句:

“解怨釋結,更莫相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相比於其他朝代的休書以及丈夫對妻子的惡語相向,唐人可以說是和平分手的典範了。

這背後不僅隱藏著大唐的寬厚包容,還展現著大唐尊重女性的獨特優點,這側面反映了在唐代女性地位之高。

也正是在這個朝代,出現了我國五千年曆史長河中唯一的女皇,而太平公主、韋氏皇后等弄權朝廷的女子出現,唐朝對女子的平等視之就可見一斑了。

國風開明,盛世胸襟?淺析唐初時期的“胡風文化”及其影響-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一、國風開明

眾所周知,李唐以隴西集團氏族興家立國,開國之初駐守太原的李淵南征北戰,逐漸夷平了隋末亂世取得天下,而在李唐初期立國前的征戰史上,有一個女子率軍力戰的身影格外顯眼。

她就是李淵的女兒平陽長公主,在李淵起兵之初,這位身處閨閣卻性情剛毅的公主就預見到了父兄創業之艱難。

她憑著過人的膽識與統御力,很快召集了數百人的軍隊,其後征戰四方守城略地,無不展現著他作為女子的堅韌與謀略。

隨後,這支異軍突起的隊伍不斷地壯大增強,最終達到了數万人之盛。平陽公主統領著這支軍隊四處征戰,軍令下至無不遵從。最終她在奪取長安城的關鍵戰役中,驅軍前至,與其父兄丈夫合力奮戰,很快地贏得了這場奪取關中的戰役。

由於平陽公主在戰鬥中的不世之功,除了受封公主的頭銜外還獲得其他公主沒有的殊榮與賞賜。

在唐初關中地區尚未平定的情況下,平陽公主奉命駐守娘子關,為李唐取得天下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據史書記載,她是唯一去世後以軍禮下葬的長公主,她以自己獨特的智慧與出眾的能力在青史書冊上留下了自己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也從側面展現了唐朝初期社會的開明與包容,以及那個時代女子獨有的風采,也正是多重因素的綜合之下,使得唐朝自開國之初女子就擁有獨特的地位以及自己的世界,這在許多唐詩與傳記中都悄然隱現。

除了以平陽公主等皇族貴女地位超然之外,民間以及官宦之家的女兒也擁有很大的自由與權利。

例如邊塞詩人王昌齡所寫的“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正說明獨居的婦人亦沒有受到封建禮教的轄制,反而是盛裝春遊悠閒自得。

如果說這些只是唐朝對於女性表面上的尊重與淺顯的自由,那麼女性再嫁追求幸福的權利,在唐朝的普遍程度則充分說明了唐朝女子地位之高。

齊王李元吉之妻楊氏在丈夫去世後再嫁於李世民為楊妃,武則天先為太宗才人後又受封高宗皇后,楊貴妃為壽王之妻後入玄宗后宮萬千寵愛在一人。

即使在今天,這樣的開放與對女子的寬容友善都是不可思議的。而這種開明的態度與當時游牧民族對中原的影響分不開關係,甚至於開國之初幾位位高權重的女子皆是胡人漢化而來。

國風開明,盛世胸襟?淺析唐初時期的“胡風文化”及其影響-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二、盛世胸襟,四方為友

隨著李唐王朝的興盛以及唐王朝的統治者對外來者兼容並包的友善態度,使得唐朝的鐵軍征服的眾多民族湧入長安。

這裡有著當時世界上最為璀璨的人類文明,更有熱情好客不吝傳授自身文化的大唐人民。毫無疑問,長安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也正是因為這種“不讓土壤不擇細流”的精神使得長安長盛不衰。

在這繁華的城邑中,既有遠道而來的商旅,也有受國主派遣前來學習文化的使者,但在其中最為艷麗耀眼的還要數獨特的胡姬。

她們高鼻深目金發碧眼,以不同於長安本土的美好吸引著眾多的目光,在長安城的東坊西市中,時常可以看見她們熱情洋溢的笑容,以及纖細美好的身影,人們對這美麗的生靈謂之曰“胡姬”。

“胡姬”文化在大唐的興起說明了這座城市的寬廣,而人們對於胡姬的欣賞則昭示著唐人對於女子獨有的態度,以及唐朝女子不同於其他朝代的超然地位。

酷愛飲酒的李白曾在自己的詩作中多次提到過胡姬的存在:

“胡姬貌如花,當壚笑春風。”

胡姬的美貌以及熱情在短短的十個字裡可見一斑了。

這些長於西域的美麗女子隨著商隊不遠萬里地來到長安城,憑藉著獨特的異域風情當壚賣酒,賺取自身的用度,不可不謂之為勇敢了。

在長安城,最為繁華熱鬧的酒肆往往是胡人所經營,美酒其次。美人是一家酒肆最為獨特耀眼的招牌,除了平民百姓艷羨追逐的目光之外,王孫公子往往歡聚在此。

即便是“五陵少年金市東”的揮毫不羈,最終也難免“笑入胡姬酒肆中”,胡姬所帶來的經濟效應及其本身的獨特吸引力在此處展露無遺。

除了賣酒之外,她們還擅長西域特有的胡旋舞這種頗有難度的舞蹈,起舞時只見場中的女子飛騰跳躍旋轉如風,飛揚之間別有一番風味,在當時唐朝恢宏大氣的舞樂中極其突兀卻有著獨特的吸引力。

因此,胡姬除了買酒之外,還為長安城帶來了獨特的舞蹈與弦樂。

胡姬的到來使得這座建築雄偉的城市除了本土風情外更添一絲風韻,在陳凱歌導演的《妖貓傳》中,楊玉環就因擁有胡人的血統而美麗非常寵冠后宮。

而其中重點描述的樂伎聚集地——胡玉樓,更是燈火通明直達宵旦,這說明唐人對於美麗的胡姬一直抱著讚美欣賞的態度。

只是這些當壚賣酒貌若春華的女子背後也有其辛酸無奈,在她們姣好的容顏下往往是家破人亡顛沛流離的故事,雖然西域民風開放,但是女子當壚賣酒倚門賣笑都是被迫無奈之舉。

這笑容背後有多少迫不得已今日已經不得而知,胡姬的笑靨最終隨著歷史的塵霾淹沒在時光中。只有那些雋永的詩詞與傳說,堅持不懈地向後人展示著胡姬的美艷,以及在這繁華都市中所留下的獨特痕跡。

國風開明,盛世胸襟?淺析唐初時期的“胡風文化”及其影響-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三、包容尊敬,亦有局限

在胡姬遍布長安酒肆的背後,除了唐王朝開放的態度還有當時繁盛至巔峰的文化交流。

隨著貿易之路的貫通,除了背井離鄉的胡姬來到長安謀求新生之外,還有許許多多極具西域特色的事物用具一齊湧入了長安城這座繁華都市。

據史實考究發現,在唐朝之前我國所採用的臥具以及生活用品都與現代差異較大,而這種差別逐漸縮小的開始正是在唐朝胡風文化盛行之時。

通過貿易往來傳入的“胡床”等被人們廣泛地接受與使用,在飲食方面則有“胡椒”等與中原截然不同的口味。由此可見“胡風文化”在中原滲透之深。

這種在長安蔚然成風的胡地文化體現在女子的身上別有一番嫵媚的韻味。

唐朝女子不似其他封建王朝一般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盛世繁華的景像下她們的世界別有洞天。

春日踏青郊遊三五為伴,夏日冰沙送爽樹蔭乘涼,秋天則賞菊品蟹登高懷遠,冬日暖陽微醺溫酒看雪,唐朝的女子總能將自己的生活調製得生意盎然。

這些日常活動在歷史的筆墨中清晰可見,聲名顯赫的《虢國夫人游春圖》穿越千年將大唐女子的愜意生氣帶到我們面前。

在這幅千古名畫中,畫家的筆力無需贅言,但它所表述的內容是楊貴妃的三姐打馬游春的場面。

在這場眾人同樂的活動中,虢國夫人妝容明艷衣飾華貴,驅馬賞春,相較於閨中女子的柔弱別有一番英姿颯爽,這也從側面說明了唐朝女子地位的超然以及盛行的“胡風文化”對於中原生活風氣的影響。

這正是盛唐所獨有的寬大胸懷,不同於亂世女子的顛沛流離,唐朝的女兒在父兄與國家的鐵騎保護之下有自己的生活與世界,這是一種來之不易的幸福更是大唐風采的難能可貴。

女子的地位超然不僅體現在日常的自由與愜意中,更體現在政治中女子的參與程度裡。

以太平公主為例,這位出生於女皇武曌膝下備受高宗皇帝寵愛的公主,她的父母以及兄長都是權力中心的掌舵者,這決定了她身份特殊在政治中呼風喚雨的能力。

她曾數次發動宮變,主持權力的更迭,婚姻不如意使得她幾次改嫁,在她如此離經叛道的背後卻並未受到民眾的詰責以及史官的批判,除了她本身權力煊赫的關係,也正反映了唐朝上下對於女子的寬容態度。

隨著歷史的推進、朝代的更迭,繁華一時的大唐已經淹沒在塵霾之下,但是其背後的開明與包容卻一直廣為流傳。

生活在那個時代的女子無疑幸運且幸福,但由於歷史的局限性以及深入人心的男女分工,盛唐女子在擁有一定自由的同時也有其難免的壓迫與輕視,這是無可避免地也是今時今日男女平等來之不易的寫照。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