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起義:關於愛爾蘭的獨立之戰

8943

“翡翠之國”

你聽過“翡翠之國”的故事嗎?對,就是一個美麗富饒的西歐國家,我們熟知的愛爾蘭。愛爾蘭自然環境相當不錯,西靠大西洋,東靠愛爾蘭海,國內四處草地覆蓋,所以有著“綠島”、“綠寶石”、“翡翠之國”等美譽。到至今為止它已有著五千多年的悠久歷史,而愛爾蘭人屬於凱爾特人,也是歐洲大陸第一批居民的後代,而這樣的一個平靜富饒的國家在此前飽受英國的殘酷壓榨,直到1922年才從英國的殖民統治下得以獨立成現如今的愛爾蘭共和國。

復活節起義:關於愛爾蘭的獨立之戰-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愛爾蘭風景圖

英國與愛爾蘭

1801年,英國吞併了愛爾蘭之後,便貪婪且肆無忌憚地肆虐這片土地,當時的英國殖民統治持續到了19世紀後,英國的富紳霸主強行將愛爾蘭近六百萬英畝的土地給霸占,迫使愛爾蘭人民近五百人流離失所,陷入一度絕望的困境。致使當時的愛爾蘭人民早已深深埋下與英國鬥爭的種子,隨時可能一觸即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讓英國逐漸喪失原有的實力,對於愛爾蘭這邊控制逐漸減少,這無疑是給了愛爾蘭民族起義給了喘息的空間。

1916年4月24日,這天正是複活節後的第一個星期一,愛爾蘭人聚集了近上千人湧入柏林,並聯合聲明成立愛爾蘭共和國。然而這一次的起義也是1798年以來愛爾蘭最重大的一次起義,其中大部分起義人員為愛爾蘭共和兄弟會的組織,其參與者為帕特里克·皮爾斯和詹姆斯·康諾利所領導。愛爾蘭志願軍所有成員在身為教師兼律師皮爾斯的帶領下,將愛爾蘭國民軍小部分由康諾利為首的人員給合併起來,奪取了柏林關鍵地方,且將總部設在了郵局總部,並宣布了《復活節宣言》,自稱“愛爾蘭共和國臨時政府”,標誌著起義開始。

“復活節起義”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開始,愛爾蘭共和兄弟會召開會議,正式決定要在此次戰爭前採取起義行動。之後愛爾蘭共和兄弟會財務總管克拉克立即成立了一個軍事委員會,其中以皮爾斯、坎特以及普朗克特為首組成,克拉克與麥克德莫特後續加入。

復活節起義:關於愛爾蘭的獨立之戰-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復活節起義

1916年,在此大部分愛爾蘭志願軍領導成員多半尋求以武力來實現共和,可是志願軍的創始人奧恩·麥克內爾則認為現目前自己所創立的志願軍會是在一戰結束後與英國的談判籌碼,不希望只有渺茫成功的叛亂。因此麥克內爾只准許了因為英國忙於一戰戰爭中,而在愛爾蘭徵兵,或者在有合適且有大概率成功的情況下去發動叛亂,然而他的點雖說受到了一部分愛爾蘭共和兄弟會的支持,但是提倡武力解決的愛爾蘭共和兄弟會成員希望將麥克內爾收編為自己點這一方,必要時甚至可以繞過他的命令,但是最終兩者都未能實現。

同年的4月24日也就是複活節後的星期一,在愛爾蘭共和兄弟會的精心策劃下,萌生出兩支主張愛爾蘭獨立的武裝力量,正是傾向於愛爾蘭名族主義、愛爾蘭共和主義的志願軍好和傾向於社會主義的愛爾蘭“市民軍”聯合發起起義。其中一千二百五十人起義參與者攻占了柏林市內的郵局總部大樓、柏林市政廳、報社大樓等關鍵地方,並且以城區於郊區的交接地帶、柏林市火車站、聖斯蒂芬草地等多地帶架設防線。在此其中作為起義組織領導者之一以及志願軍的領袖帕特里克·亨利·皮爾斯在眾多民眾面前於佔領的郵政大樓前宣讀了《復活節宣言》,正式名稱為《1916年共和國宣言》,宣布了愛爾蘭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中正式獨立,並且昂揚著兩面不同顏色的旗幟。

1913年11月25日,起初抱著與忠於英王、忠於英國及主張愛爾蘭或愛爾蘭北部六個地區屬於英國的統一派抗衡的目的,以及抗擊橙帶黨的對愛爾蘭民族主義者、共和主義者的恐怖襲擊,而成立了愛爾蘭志願軍。在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地方自治派為了奪取在英國手中的愛爾蘭地方自治權,想法設法利用政治等手段目的為將來的愛爾蘭尋求獨立,聯合了約翰·愛德華·雷德蒙德所領導的愛爾蘭國會黨向愛爾蘭人民宣稱反對一切的政治相互對立,反對盲目叛亂行動,號召愛爾蘭人加入英軍。

然而愛爾蘭志願軍裡的成員大部分被雷德蒙德所欺騙為英軍志願兵,無情地成為與愛爾蘭沒任何關係的殘酷戰爭中的英國棋子。而在愛爾蘭志願軍所剩無幾的堅定義士僅僅只剩一萬多人。

復活節起義:關於愛爾蘭的獨立之戰-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新教激進派國際組織

1795年,俗稱“橙帶黨”的新教激進派國際組織成立於貝爾法斯特。宣揚忠誠與英王及英國、與英格蘭實現統一、反對天主教、獨立傾向,作為愛爾蘭統一派的主要組成部分。而整個組織主要分佈在愛爾蘭北部、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等國家。

爭取“平等”的戰爭

在這場爭取獨立的戰爭中,除了志願軍以外還有愛爾蘭公民軍以及愛爾蘭共和婦女會參與其中,而這不僅僅是爭取獨立的戰鬥,還是一場爭取自由平等的鬥爭。這群巾幗英雄不僅積極活躍於復活節的起義行動中,也積極簽署了《復活節宣言》,而在這份由帕特里克·皮爾斯宣讀的這份宣言之中,提及了女性平等的權利,宣誓了宗教和公民的自由,所有愛爾蘭公民的權利與機會一切平等。早在當時的歐洲國家,女性一直得不到平等的對待,其中包含了不具有投票權,然而此次的《復活節宣言》中提及了女性的平等,可謂是一場革命性的行為,然而也是因此得到了當時活躍在“女性聯盟”的女伯爵馬克維奇以及反叛者領導康納利的大力支持。

1914年,民族主義團體成立又名為女性聯盟,而其中以馬克維奇女伯爵為首的女性反叛者揮灑鮮血在愛爾蘭獨立的道路上,目的為了不惜一切代價實現女性平等和愛爾蘭獨立。當這場男性主導的複活節來臨的時候,“女性聯盟”奮不顧身的紛紛加入到行列之中。而愛爾蘭公民軍起源於愛爾蘭運輸工人總工會的武裝力量,雖說這支愛爾蘭的工人武裝力量規模不大,可是與愛爾蘭志願軍聯合以後,對愛爾蘭獨立道路上造成了深深的影響。

“光榮的失敗”

爭取外援的負責人羅傑·大衛·凱斯門特,是前英國的外交官,同樣是志願軍成員之一,他通過與德國政府秘密會晤後,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從德國得到兩萬餘件武器。而這批武器軍事委員會計劃在收到武器後立即下發給科克、利默里克以及西南部地區的起義者手中,然而其它地方起義者負責阻英國援軍,與此同時按照計劃實施起義,將一千二百五十名起義者以突襲的方式奪取柏林,以這樣的計劃英國軍隊只有派遣大量援軍,才可以控制住局面;相反如果英國軍隊派出大量軍隊實施鎮壓,必定會受到國際輿論的指責,甚至會影響到整個歐洲地區的戰況。但是如果英國政府只採取流水作業,一點點輸送兵力來抗衡,愛爾蘭人民端著武器的起義,勇敢無畏的反抗,那麼英國軍隊會陷入一場巨大的危機,直到徹底趕出愛爾蘭島。

可是,這一切的精心準備,卻被一個噩耗給打破了。起義者們焦急地等待著這批武器的到來的時候,傳來了“船隻被英國截獲、所有武器被英軍繳獲以及凱斯門特被抓”的壞消息。不僅如此,作為愛爾蘭總督的溫伯恩男爵立即下令在愛爾蘭全境實施搜捕,企圖熄滅這起義之火。此時的軍事委員會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一是取消此次起義行動,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二是繼續進行這次起義計劃,將這場起義鬧得更大,哪怕是最後失敗,也是一場“光榮的失敗”,至少能將愛爾蘭獨立革命的火種繼續傳遞下去,讓後繼者燃起熊熊烈火,推動獨立運動的進行。

復活節起義:關於愛爾蘭的獨立之戰-第4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復活節起義領導者之一“帕特里克”

但是由於麥克內爾一派的不對觀念造成了一直以來的爭執不下,造成了軍事委員會決定義無反顧地繼續進行起義行動時,麥克內爾卻與軍事委員會背道而馳,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都柏林之外的地區沒有一點的動靜,這最後的起義成功的希望似乎不存在了。

1916年4月24日,一場起義行動爆發,讓愛爾蘭人民出乎意料,但也因為與英軍的力量差距太大,而陷入了絕境。起義的第一天,起義軍有序地進行計劃,採取奇襲、包圍、反擊等手段抗擊英軍。可英軍調動大量武裝力量進行援助,一場惡戰即將來臨;起義的第二天英軍援軍近五千餘人,且得到充足的軍事補給,英軍迅速地利用優勢分割戰場,將起義者們分別打散,而起義者們只能各自為戰;起義的第三天,英軍不斷地利用架設的火砲及海軍艦隊的艦砲連續轟炸都柏林市區,可是英軍卻迎來了起義者的強烈反擊,英軍損失234人,更是在深夜英軍也無法與鬥志高昂的起義者們抗衡,最終只摧毀了一個臨時哨所;起義的第四天,起義者總部郵政大樓被炮火轟炸下,陷入一片火海,讓原本被英軍分割戰場而打散的起義者們,更加失去了指揮,陷入了癱瘓,只能一直堅守各自為戰,直到消耗殆盡,然而此時的英軍已有近1.6萬名正規部隊及一千餘名武裝警察,起義者們喪失了主動權;起義的第五天,郵政大樓總部再也支撐不住,又因撤退路線被英軍死死緊逼,起義者們付出慘痛的代價和犧牲才得以撤離;起義的第六天,皮爾斯向英軍在臨時避難所提出談判要求,可遭到英軍拒絕,起義者們被迫宣布無條件投降。

愛爾蘭復活節起義的結局傷亡情況是愛爾蘭起義方八十二人死亡、一千六百一十七人負傷、十六人被處決,英國方面是一百五十七人死亡、三百一十八人受傷。這六天裡,實力的懸殊、事先準備得不充分、軍事部署上的失誤、內部的不統一、整體計劃不嚴密,在軍事層面上,這次起義毫無疑問是一場慘痛的失敗,看似在政治層面上似乎也未取得進展。在英國的媒體下,將此次起義宣揚為一場鬧劇,在英國軍隊的鎮壓下這些“暴徒”、“亂臣賊子”全部屈服。可令人萬萬沒想到的是,當英國強硬的殖民統治下,將整個令人窒息的愛爾蘭島再一次推上了獨立的高潮,雖說逮捕了數千名起義者,並且將克拉克、皮爾斯、康諾利等七名軍事委員會成員,以及凱斯門特、公民軍的邁克爾·馬林等九名起義領導者快速判處死刑,但結果卻迎來了愛爾蘭民族自覺意識的覺醒。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