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說“要養活世界”就嚴禁小麥出口,印度為何突然改變

8947

“在全世界都面臨小麥缺貨之際,印度農民會挺身而出,來養活世界”。5月2日,印度總理莫迪在德國做了上述發言。

言猶在耳,僅僅10天后,他就改變了主意。

印度商業和工業部在5月13日,突然以保障國內糧食安全為由,宣布從即日起禁止小麥出口。這一決定讓外界很是意外,因為在這一兩個月中,莫迪在多個場合聲明,印度願努力滿足全球小麥供應需求,他甚至還呼籲印度國內小麥商抓住商機。

印度是僅次於中國的世界上第二大小麥生產國,雖然傳統上並非小麥出口大國,但是在俄烏衝突持續、國際市場上小麥斷供的背景下,印度小麥產能尚有剩餘可供出口,於是受到國際市場的“熱捧”。

除了官方聲稱的“保障糧食安全”的訴求,通過出口禁令來壓低國內的糧價,也是印度政府做出這一決策的重要考慮。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中國與南亞研究中心秘書長劉宗義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通貨膨脹一直是印度經濟發展中無法迴避的問題,尤其今年在俄烏衝突和後疫情經濟復甦的背景下,通脹躥昇明顯,迫使印度政府出手,加大干預力度。

剛說“要養活世界”就嚴禁小麥出口,印度為何突然改變-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通脹兇猛,國內需求優先

在5月2日的德國之行中,莫迪“養活世界”的說法並非是新創。在過去一兩個月內,他一直將這一概念掛在嘴邊。如4月11日在與美國總統拜登舉行視頻會議時,他表示印度14億國民有充足的食物,只要世界貿易組織(WTO)允許,印度“從明天起就可以向世界供應糧食”。

兩位大國元首的高規格會晤,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場面話。

印度政府一直在努力為小麥出口創造有利條件,表示會提供足夠的鐵路運力,並要求相關港口也做好準備,以應對激增的物流需求。就在小麥禁令宣布前兩天,印度還專門派出代表團赴有關糧食進口國商談小麥出口事宜。

然而禁令來得令人措手不及。對於印度政府的突變,一位於孟買的出口經銷商告訴外媒,雖然他們預期小麥出口會受到一些限制,“但出現政策大反轉,似乎是通脹率改變了政府的想法”。

在禁令宣布前一天的12日,印度中央統計局公佈了4月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升至遠超預期的7.79%,大幅突破了印度央行規定的6%可容忍上限,是近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此外,在部分地區,CPI漲幅甚至達到了9%。而且,從印度全國的情況來看,邊遠鄉村地區的通脹數據高於城市。

剛說“要養活世界”就嚴禁小麥出口,印度為何突然改變-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水漲船高,印度國內小麥價格創出新高,在一些現貨市場的交易價格達到每噸2.5萬印度盧比(約合2183元人民幣),遠高於政府設定的每噸2.015萬盧比(1759元人民幣)最低保護價,上浮了約24%。燃料價格上漲、勞動力成本上升、交通和包裝費用增加等,同樣刺激印度小麥麵粉漲價。

另外,印度農業用化肥基本依靠進口,而俄烏恰恰是世界主要化肥供應國。俄烏衝突爆發後,國際化肥價格大幅上漲,導致農戶增加開支,政府也增加補貼力度。

“不僅是小麥,物價整體上漲引發對通脹的擔憂,這就是政府必須禁止小麥出口的理由。”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印度政府高級官員說,“對我們來說,(禁止出口)是出於充分謹慎的考慮。”

以破紀錄的速度向國外運輸小麥,無疑是拉高印度國內小麥價格上漲的原因之一。據印度媒體10日報導,在3月結束的2021至2022財政年度,印度小麥出口總量創歷史最高紀錄,達785萬噸,同比增加275%。4月,印度出口小麥140萬噸,創單月出口的歷史最高紀錄;5月也已簽訂了大約150萬噸的小麥出口協議。

印度的通脹上漲,主要由食品和燃油價格上漲推動。數據顯示,與去年4月份相比,印度食品價格指數上漲8.1%,為近17個月最高水平。

此外,印度今年小麥預期小幅減產也是出台禁令的一個因素。印度從4月起至今經歷異常高溫,高溫對小麥的影響尤為顯著,因為小麥主產區集中於持續高溫的印度中部和西北部區域,且正處於關鍵的灌漿期。

剛說“要養活世界”就嚴禁小麥出口,印度為何突然改變-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印度政府5月調低糧食產量預期,從原先的1.11億噸降至1.05億噸。不過除去國內消耗外,印度小麥預期仍然會有大量盈餘。

出口禁令遭多方批評

此前,印度小麥在國際市場上並不好賣。因為出粉率和蛋白含量較低,品質無法與俄烏的同類產品競爭。但今年俄羅斯和烏克蘭小麥出口停滯,給了印度絕佳機會。

印度小麥雖然品質一般,但價格實惠。今年年初以來,全球小麥價格已經上漲超過40%,在供應趨緊和價格上漲背景下,印度小麥受到“熱捧”。

大型農產品貿易商Agrocorp的董事長艾揚格(Vijay Iyengar)曾在禁令出台前表示:“從未在全球市場上看到對印度小麥如此狂熱。”他說,現在幾乎每個需要進口小麥的國家都在考慮印度小麥,特別是亞洲和非洲國家。

如今火爆的行情受到禁令影響戛然而止。業內人士指出,在政府叫停小麥出口後,印度國內市場小麥供應將大為改善,麵粉價格有望走向正常,或漲幅趨緩。

不過這讓很多印度的小麥種植者和行業人士相當不滿,他們原本準備利用這波行情大賺一筆。印度國會在14日也對政府這一突然的禁令進行了批評,稱這是一項“反農民”的措施。

同樣感到不滿的還有國際社會。七國集團(G7)農業部長在14日譴責了印度突如其來的小麥禁令。

德國聯邦食品和農業部長厄茲代米爾(Cem ?zdemir)在斯圖加特舉行的記者會上說:“如果所有人都開始實施出口限製或關閉市場,那將加劇(糧食)危機。” 其他G7國家還呼籲,印度應該承擔起二十國集團(G20)成員國的責任。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表示已同印度溝通,希望印度小麥能助力解決全球供應短缺問題,並呼籲有關國家不要禁止出口,避免價格上漲和供應不足問題惡化。

不過印度商業和工業部卻表示,“目前的糧食價格上漲應該是一種恐慌反應,而不是供應發生崩潰,或需求突然飆升”。同時,印度認為這一新政並不是“一刀切”,還留有餘地。

印度政府表示,禁令發布前已經獲得許可的小麥出口份額不受影響,並強調會繼續向“有糧食安全需要”的國家出口小麥。

對於禁令,世界上最大的小麥進口國埃及很著急。就在4月18日,埃及宣布將首次進口印度小麥。不過,埃及很快得到了印度政府的澄清,該禁令不適用於埃及,因為兩國之間已有協議。

埃及供應和內部貿易部長阿里·穆薩利希(Ali Moselhy)15日在新聞發布會上還稱,埃及政府已經“同意從印度購買50萬噸小麥”。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趙軍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往年埃及進口的小麥中80%來自俄烏兩國。面對新形勢,埃及政府嚴陣以待,下了很多的“死命令”,提出了食品進口多元化等長期應對方案,以保障民生和維持市場穩定,與印度敲定的小麥供應協議就是其中之一。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