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塞浦路斯島為何依然分裂?

8943

塞浦路斯島是東地中海的古老島嶼,是通往近東貿易路線上的重要據點,青銅時代晚期開始出現城鎮並逐漸形成一些城市王國。塞浦路斯的政治結構和商業性質在被亞述統治之前就己建立。公元前8世紀,塞浦路斯臣服於亞述,其後又被埃及和波斯統治。該島的發展不僅遵循自身的發展規律,還受制於統治它的帝國的利益需求。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使薩拉米斯不斷強大,而此時的塞浦路斯島依然分裂,使埃瓦戈拉斯擁有向外擴張的實力和條件。

一、塞浦路斯島歷史概況

塞浦路斯島是地中海第三大島嶼,坐落在地中海的最東部。東部海岸距腓尼基只有50英里;從北海岸的水面上可以看到西里西亞(今土耳其南部)的山脈;南部距埃及較近;希臘和愛琴海的島嶼可以渡海從西部進入。該島作為歐洲和亞洲溝通的橋樑,必然會捲入東地中海各國的政治和經濟鬥爭中。因此,該島從眾多城鎮和城市王國的形成、演變到統一,既體現自身的發展軌跡,同時反映周邊更強大鄰國的命運。

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塞浦路斯島為何依然分裂? -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青銅時代晚期到鐵器時代早期,塞浦路斯幾乎所有的原住民定居點都已消失,並在特羅多斯山脈周圍銅礦區和沿海港口形成若干相連的中心,這些主要的聚落逐漸形成城市王國。該島的銅業發展促進具有中央集權性質的政治制度的發展。中央集權制對組織生產銅的技術和管理複雜的金屬資源國際貿易系統至關重要。帕萊帕福斯地區的考古發現證明,在青銅時代晚期,一系列聚落分佈在從海岸到特羅多斯礦藏的河谷沿岸,主要聚落位於達希瑞佐斯山谷,並將帕萊帕福斯和特羅多斯枕狀熔岩的採礦地點連接在一起。此外島嶼東部,如薩拉米斯和克提翁,涵蓋島上大部分的平原地區。在這些城市王國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城市中心雖有所轉移,但都在商業連接網絡之內。

公元前8世紀之後的城市王國,由國王為首的統治集團分別統治各個王國。塞浦路斯王權的起源在多大程度上來源於邁錫尼君主制、迦南王權,甚至東方君主制,我們不得而知,青銅時代與公元前八世紀之後的政治制度之間的連續性也很難建立。正如佐爾納奇說:“迄今為止所提出的任何一種模式都無法確切地解釋塞浦路斯王權的起源”。

塞浦路斯城市王國實行君主制,這一政治制度一直持續到公元前4世紀末城市王國被廢除之前。島上各王國,無論是希臘人還是腓尼基人統治都實行世襲君主制,但是國王和他的王位可能會被篡位者剝奪。每個國王和他的王國之間的關係可能有所不同,國王是否有徵兵和決定戰爭的權利,是否有組織或機構代替國王做決定我們都無從知曉。塞浦路斯與東方和希臘有持續的接觸,這些接觸以及島上不斷發展的經濟,可能會導致城市王國的社會和政治組織的變化。

克拉克斯直接對貴族階層負責,他們都有良好的出身,是偵探和告密者。其職責是聽人民談話,每天向阿納克特斯報告,並調查值得仔細審查的案件,這可能是塞浦路斯某一時期的政治組織形式。亞森那奧斯記敘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期,建立一個複雜的間諜系統,這與僭主統治西西里島時的機構類似和波斯國王的“眼睛和耳朵”相似。各城市王國:政治的變遷顯示出塞浦路斯島自身的發展軌跡,並非由統治塞浦路斯的帝國決定。

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塞浦路斯島為何依然分裂? -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有記載顯示,公元前673年,亞述國王以撒哈頓建造尼尼微的宮殿,留下援助者的銘文,其中包括10位塞浦路斯國王;同樣的10個名字出現在公元前667年以撒哈頓在攻打埃及時,為他提供軍事援助的國王名單裡。兩個名單相同的銘文,可見此時的塞浦路斯島同時存在著至少十個城市王國。在公元前5世紀中葉克提翁國王奧茲巴爾吞併了伊達利翁,公元前4世紀,塔瑪索斯的國王帕斯齊普魯斯把他的王國以50塔蘭特出售給克提翁國王普密阿特。王國之間的消長和王朝的更替主要是王國之間的利益爭奪和統治者的政治野心造成的。

島上不同種族之間的差異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影響政治,但敵對較少。資料表明島上希臘人、腓尼基人和埃特塞浦路斯人混居,並沒有大規模衝突。希羅多德記錄了島上人口的多樣性:為波斯準備的船隻上,塞浦路斯水兵有些人來自薩拉米斯王國和雅典,有一些來自阿卡迪亞、基斯諾斯、腓尼基和埃塞俄比亞。希羅多德里沒有記錄島上希臘人和腓尼基人之間的不和諧。

島上各地都發現腓尼基語的銘文,而且俄塞浦路斯語也並不局限於阿瑪圖斯。在伊達利烏姆和塔瑪索斯分別發現記載克提翁王國吞併兩城市的銘文,由腓尼基語和希臘語寫成。另外在庫里翁及帕福斯、薩拉米斯等城市發現雙語銘文。這些銘文反映出,島上同一種族的人並沒有固定的居住在某一個城市,而是分散居住,且相互之間沒有“種族關係緊張”的跡象。

千百年來,塞浦路斯島各王國分立並行,此消彼長。王國內有著獨特的政治制度,各族居民共同生存。直到埃瓦戈拉斯時,薩拉米斯王國有能力征服全島實現統一,從而推進歷史的年輪。

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塞浦路斯島為何依然分裂? -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二、斯統治下的塞浦路斯島

公元前709年,亞述國王薩爾貢二世征服塞浦路斯,開啟塞浦路斯被強大帝國統治的時代。亞述、埃及和波斯對塞浦路斯的統治方式大體一致:島內各城市王國履行一定的義務,確保這些帝國在最高統治和利益的基礎上實行自治。同樣,島上城市王國歸順與否,與王國自身的經濟和政治利益密切相關。塞浦路斯島的發展是島內利益和帝國利益共同作用的結果。

在公元前708年的亞述銘文中發現,國王薩爾貢二世以征服塞浦路斯而自豪。塞浦路斯國王們屈服於亞述,他們的職責是繳納珍貴材料製成的貢品,扣留貢品會被認為是與偉大國王作對,要受到懲罰。前文提及的公元前673年和前667年的兩個亞述銘文,記錄亞述國王建造宮殿和發動戰爭時,塞浦路斯國王向亞述提供援助。由此可見,亞述與塞浦路斯各城市王國的關係。

首先,塞浦路斯國王們承認亞述國王的統治,並定期支付貢品;其次,在亞述帝國需要援助時,必須提供一定的支持,如建造宮殿時提供建築材料,發動戰爭時提供軍事援助;再次,島內城市王國仍然維持原有的政治制度,保留一定的自治權。塞浦路斯的戰略地位和豐富的銅、木材資源沒有被埃及忽視,約公元前560年,埃及國王阿瑪西斯佔領塞浦路斯,結束亞述人的統治。根據希羅多德,阿瑪西斯是第一個征服塞浦路斯並使其成為附屬國的人。關於埃及統治塞浦路斯的資料甚少,總的來說,埃及人的統治政策與亞述大致相同。

埃及對塞浦路斯的統治只持續25年,在公元前525年,波斯國王岡比西斯圍攻埃及時,塞浦路斯島民為岡比西斯提供海軍支持。公元前520年,大流士將整個腓尼基、巴勒斯坦、敘利亞和塞浦路斯合併為帝國的第五地區,每年需要繳納塔蘭特賦稅。公元前530年,昔蘭尼的王后菲萊提瑪來到塞浦路斯,要求薩拉米斯國王尤爾松提供軍事援助反對她的兒子阿爾吉斯拉斯。希波戰爭時期,塞浦路斯為波斯提供海軍且由塞浦路斯人指揮。埃瓦戈拉斯統治期間一直與雅典保持良好甚至親密的關係,公元前407年,運送穀物來援助雅典與斯巴達作戰。由此可見,波斯帝國除每年收納一定賦稅,戰爭時要求提供船隻外,塞浦路斯各小國依然獨立,而且擁有自己的軍隊和軍事指揮權,並且享有獨立的外交權。

另外,波斯對該島的統治比亞述和埃及更寬鬆,這體現在塞浦路斯出現獨立的貨幣。公元前6世紀晚期,塞浦路斯的各國國王開始在波斯銀幣西格洛斯的重量標準下發行銀幣,且所有的貨幣都沒有像其他總督區那樣出現波斯國王的形象和名字。

埃瓦戈拉斯統治薩拉米斯時勵精圖治,塞浦路斯島為何依然分裂? -第4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薩拉米斯王國的尤爾松是塞浦路斯第一位發行貨幣的國王,銀幣主要形像是山羊,埃瓦戈拉斯一世以赫拉克勒斯作為銀幣上的主要形象;阿瑪圖斯的銀幣以獅子作為主要圖像類型,硬幣的正面是橫臥的獅子,背面是獅子的前身;克提翁巴爾米爾克一世時期是獅子,奧茲巴爾時期是赫拉克勒斯;帕福斯的硬幣主要形像是公牛和鷹。塞浦路斯的國王們可以持續發行貨幣,顯示出波斯帝國允許這種自治。

波斯帝國通過政治和文化的寬鬆政策,來換取塞浦路斯的穩定與忠誠,這種忠誠表現在每年固定的賦稅和軍事援助。這樣一來,塞浦路斯地區既能保持本島自身的發展進程,又維護了波斯帝國的利益,二者長時間內維持良好的關係。但是,塞浦路斯與波斯帝國也出現過短暫的衝突,即塞浦路斯許多城市王國在公元前五世紀九十年代參與伊奧尼亞叛亂。這次叛亂並非由於波斯帝國的殘酷統治或是希臘人和腓尼基人之間的種族鬥爭導致的,而是由於王國內的黨派之爭和國王們對利益的追求。

長期的和平體現出二者互惠互利的關係。從波斯帝國的角度看,塞浦路斯擁有大量的木材儲備,可以用來造船,擴充波斯的海軍力量。這些船隻在某種程度上被用於大規模的出口食品、陶器和金屬,島上商業的日益繁榮,船隻的生產逐漸規模化,並在波斯時期成為波斯帝國海軍的一支關鍵部隊。同時,塞浦路斯毗鄰腓尼基,埃及和西里西亞,這個地理位置能夠使其在東地中海佔有一席之地。在機械化戰爭之前的時代,若在埃及到腓尼基再到皮西迪亞所形成的三角地帶使用武力的話,有一個很簡單但很重要的原則:他們必然經過塞浦路斯。因此維持對塞浦路斯的統治,對波斯帝國的安全十分重要。

總結

從塞浦路斯各城市王國角度來看,波斯帝國給塞浦路斯的商業帶來如同帝國領土般廣闊的市場。這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何塞浦路斯人主動脫離埃及,臣服波斯帝國,幫助波斯人征服他們的前統治者。歸於波斯統治下,可以使塞浦路斯的商船在整個東地中海暢通無阻。特別是公元前6世紀,塞浦路斯的國王們使用波斯貨幣重量標準發行自己的貨幣之後,他們能夠與呂底亞沿海地區和東地中海沿岸的希臘城邦進行貿易,而且能夠在自己的城邦內和整個島嶼上維護自己的主權。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