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悲劇教訓:沒有大國復興,何談小民尊嚴

8954

中國民族的脊梁魯迅先生曾經有詩云:"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誠然,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體面的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當中,而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依舊存在於人類社會之中。

塞爾維亞,一個曾經風景秀麗、百姓安居國度,自從科索沃戰爭以來,塞爾維亞就陷入了無盡的黑暗當中,國家面臨被分裂的危險,國際地位驟然下降。

美國視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為螻蟻,同時會見科索沃地區和塞爾維亞總統,盛氣凌人,堂堂七尺男兒無奈向強權低頭,塞爾維亞總統的悲劇教訓告訴我們一個道理,沒有大國的複興,何談小民的尊嚴。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悲劇教訓:沒有大國復興,何談小民尊嚴 -第1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一:時代洪流,小國悲劇

塞爾維亞位於歐洲東南部、巴爾幹半島中部的一個內陸小國,在二戰之後蘇聯接管了這一個地區。之後鐵托又在蘇聯的支持之下,建立了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塞爾維亞就是南聯盟當中的一個加盟共和國。

塞爾維亞雖然面積不大,但是也一度是一個富裕繁榮的國家,在鐵託的領導之下,南聯盟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同時推動不結盟運動,給塞爾維亞的發展創造了一個良好的環境。

塞爾維亞也一度是社會主義國家當中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其工業產值甚至還曾經位列世界第七。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南聯盟領導人鐵托去世,新上任的領導人一改鐵托團結各民族的政策,自1980年以後,南聯盟國內的民族矛盾開始不斷激化,其中阿爾巴尼亞族和塞爾維亞族的矛盾最為激烈。

大量的阿爾巴尼亞族學生走上街頭,舉行大規模的抗議遊行示威活動,並且還發生多次流血衝突事件。當時的的塞爾維亞領導人米洛舍維奇,居然下令鎮壓阿爾巴尼亞民族運動,為南聯盟的分裂埋下禍根。

1991年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分裂成為5個獨立的國家,塞爾維亞和黑山重組建立南斯拉夫聯盟共和國,在此背景之下,南聯盟已經是空有其名而無其實,持續的動亂也導致塞爾維亞的國力迅速下降。

隨著西方國家所謂的和平演變的推進,塞爾維亞的發展更是舉步維艱。科索沃地區的動力並沒有因為南聯盟的解體重組而平息。

1998年,以美國為首的北約介入科索沃地區的爭端,經過一番戰鬥後,南聯盟塞爾維亞共和國不得已在停戰協議上簽字,科索沃地區正式由國際社會接管,實際上科索沃地區從塞爾維亞當中分裂出去。經過這一番鬥爭,塞爾維亞元氣大傷,一蹶不振。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悲劇教訓:沒有大國復興,何談小民尊嚴 -第2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二:塞爾維亞的困境

塞爾維亞族作為原本南斯拉夫聯盟的主體民族,曾經強大一時,然而自從鐵托去世以後,塞爾維亞的發展遭到極大的阻礙。塞爾維亞被歐盟國家所孤立,科索沃戰爭爆發的一大重要原因,在於塞爾維亞被歐美國家視為"異端",是歐美列國東擴的一大阻礙。

如今的塞爾維亞已經變成一個尷尬的內陸國,海洋時代下,喪失出海口的國家的發展往往不如臨海國,歐美國家的孤立政策讓塞爾維亞雪上加霜。

塞爾維亞還面臨著嚴重的經濟危機,自從南斯拉夫解體以後,經過長期的政治動盪以及數不清的戰爭洗禮後,塞爾維亞早已經是一片廢墟之地,科索沃的分裂更讓國內不少勢力蠢蠢欲動。

塞爾維亞的政局動盪,政權交替頻繁。在此背景之下,塞爾維亞不出意外的步入貧困國家行列,時至今日,塞爾維亞的人均GDP不足5000美元,屬於歐洲經濟發展水平倒數的行列。

許多塞爾維亞人不滿現狀,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示威,被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利用,動盪混亂似乎成為塞爾維亞的常態。近年來,隨著世界經濟發展的下行壓力加大,塞爾維亞的財政危機日益嚴重。

塞爾維亞女排因為財政困難導致無法參加世界錦標賽,一個曾經獲得世界錦標賽冠軍的隊伍就此憋屈退賽,將小國的悲劇演繹得淋漓盡致。

當前的塞爾維亞,上到總統、下到鬥升小民,對於自己國家的前途命運感到擔憂和迷茫,廢墟之下掩蓋著這個國家過往的榮光,冰冷的現實讓塞爾維亞人感到絕望,且不說底層百姓,就連國家領袖的塞爾維亞總統都不得不放下尊嚴,屈辱求和。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悲劇教訓:沒有大國復興,何談小民尊嚴 -第3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三:為國為民,放下尊嚴的總統

塞爾維亞總統放下尊嚴的事件,最能夠體現出小國塞爾維亞的卑微。特朗普在不久之前特意在白宮召見了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和科索沃地區的領導人,特朗普召見二人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給科索沃地區的爭端劃上一個令美國滿意的句號。

二十年前美國悍然發動科索沃戰爭,造成科索沃地區持續的動盪和混亂,雖然科索沃地區已經從塞爾維亞分離出去,但是卻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

簡單來說,科索沃的"獨立",只不過是美國的一廂情願罷了,特朗普在這個關頭會見二人,無非就是希望用美國的強權來逼迫塞爾維亞總統低頭,讓科索沃領導人和塞爾維亞總統達成和平協議,在特朗普的政治履歷上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協議最終達成,但是卻並非是你情我願,和平協議只不過是塞爾維亞總統不得已而背負上的罵名罷了。

在協議簽訂現場,將近兩米高的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被安放在一個小椅子上面,特朗普則坐在白宮圓桌後,看起來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反觀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神情低落,沉默不言,看上去像是接受美國的審判。

武契奇隨後在接受采訪稱,自己是為了塞爾維亞的國家利益而來的,至於是蹲是坐,都無所謂。短短數言透露出的是一個小國總統的無奈與心酸,在外交上卑微的"討好"大國領導人,只為避免給國家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塞爾維亞總統的卑微還體現在不久前向國際社會求助一事上。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許多原本就不富裕的國家雪上加霜,塞爾維亞就是其中之一。

武契奇在一次公開訪談當中含淚哽咽向國際社會求助,向中國求助,聲稱:"我們的國家生病了,但是我們卻毫無能力去救助她,只能祈求國際社會的救援。"

中國在接到求救信息的第一時間,就援助了塞爾維亞大量的抗疫物資,再一次體現出中國的大國擔當精神。

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小國背後的卑微與心酸,並不是所有的國家都能夠像中國一樣義無反顧的支援其他困難的國家,從塞爾維亞總統的經歷當中我們參透出一個道理"沒有大國的複興,就沒有小民的尊嚴"。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悲劇教訓:沒有大國復興,何談小民尊嚴 -第4张图片-頭條新聞網

四:塞爾維亞的複興之路何在

小民的尊嚴離不開大國的複興,塞爾維亞的複興之路注定的漫長曲折的。首先塞爾維亞需要擺脫當前的困境,造成塞爾維亞由盛轉衰的主要原因,在於塞爾維亞的民族問題。

打鐵還需自身硬,假設塞爾維亞國內各民族團結統一友好互助的話,就不會讓西方勢力有可乘之機。因此塞爾維亞的當務之急是先需要解決歷史遺留問題,處理好科索沃地區的爭端,給塞爾維亞創造一個良好的國內環境。

再者,塞爾維亞需要和周邊國家建立其良好的合作關係,塞爾維亞等數個國家曾經也是歸屬於同一個聯盟體系之下,各國之間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

其次是各國之間的關係幾乎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塞爾維亞如果走向崩潰,其他的幾個國家也不會好受,塞爾維亞的發展應該依靠外力,聯合周邊國家恢復南聯盟曾經的榮光。

當初南聯盟的幾個國家同樣有著強烈的發展需求,借力打力,通過聯合周邊國家,與世界大國發展良好的外交關係,為塞爾維亞創造應該好的外部環境對塞爾維亞的複興具有重大的意義。

最後塞爾維亞的複興應該從經濟開始,在世界產業革命愈演愈烈之時,塞爾維亞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塞爾維亞雖然沒有出海口,但是卻有著極其豐富的旅游資源,有著舉世聞名的秀麗風景和文化資源。大力發展第三產業可以為塞爾維亞創造不少的就業崗位和外匯。

從長遠來看塞爾維亞要著重發展實體經濟,作為小國的塞爾維亞不能忽略實體經濟的重要性,大力發展實體經濟可以為塞爾維亞復興堅實的經濟保障。

塞爾維亞今天所面臨的苦難是當前所有小國弱國的真實寫照,弱國無外交,唯有自強才是真道理。

無論塞爾維亞總統白宮受辱還是含淚哽咽求助,都是無奈之舉,假如國家強大,小民又怎麼會如此卑微。塞爾維亞的今天未嘗不是中國的過去,唯有中國的複興,我們才能在外人面前昂首挺胸,自信從容。

抱歉,評論功能暫時關閉!